美國網路設備大廠思科(Cisco)最近宣布裁員7%,5,500人將丟掉工作,理由是科技趨勢已由硬體轉向軟體,而公司轉型不夠快。

除思科外,英特爾近期也裁員1.2萬人,今年以來,美國科技公司已裁員6.3萬人。

思科會落得今天這個下場令人訝異,十幾年前,它和戴爾、英特爾及微軟並列科技業四巨頭。今天新的科技龍頭換成FAGA,即Facebook、Apple、Google和Amazon,蘋果的地位正急遽下滑,亞馬遜反而成為明日之星。

這就是現實,英特爾和微軟錯失智慧手機革命潮,蘋果則沒有持續創新,台灣電子業的命運和輸家綁在一起,未來難免會衝擊到科技業員工就業。

美國高階人才失掉工作,中國則是低階勞工。為了控制產能過剩、治理環境汙染,中國 擬在2到3年內裁減500萬至600萬國企員工,2016至2017年,中國煤炭、鋼鐵、電解鋁、水泥和玻璃行業將有30%工人失業。

大陸的經濟結構正從製造業向服務業轉型,但服務業也不是沒有危機,這兩年大批實體店因電商而關門,這是台灣尚未經歷過的衝擊。

但不論是美國或中國,均沒有像台灣一樣處理失業的方式。延燒兩年的高速公路收費員抗爭事件,最近透過新政府「專案補助」暫時落幕,小英得意表示「做以前政府做不到的事,才是政黨輪替的意義。」

事實上,小英做的是全世界政府都做不到的事,我們應該高興還是擔憂?在947名收費員當中,有近800人已接受轉置安排,這次增加補貼,擴及全員,連抗爭活動便當費、車費及精神損失也納入,政府想傳達什麼訊息?

小英推動年金改革,以免財政包袱把台灣給拖垮。但我們有沒有想過,巨額補貼又會有什麼結果? 900人補貼6億,若有10萬人,需要多少財政支出?

政府的說法是這是特例,因為制度改變,造成工作消失,才給予補償。那麼Uber取代小黃計程車呢? 科技大廠未趕上物聯網潮流遭到淘汰呢? 電子商務打敗實體商店呢? 或者有朝一日數位媒體大行其道代替了傳統媒體呢? 這些都是制度改變,誰來補貼我們?

小英的施政方針是「創新、就業、分配」,她把就業看得很重要,無可厚非,但其所作所為完全和創新相牴觸、和世界潮流背道而馳,我們根本沒有「和未來連結、和世界連結」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