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小升上國中,滿多科目看起來不太一樣,「銜接」似乎變得理所當然;再怎麼說,不設法應對落差,人總會擔心。因此銜接營裡,針對孩子通常較有困難幾個學科都設置了課程。

然而,這當中有個銜接課程好像不太必要––記憶,有需要銜接嗎?或者,具體地說,孩子明明是從國小就得一路記東西記到大,哪有什麼好銜接的?還不都一樣是在記!?

要記得牢、記得好,必須建立連結

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可以先問問自己:從小到大,在學校裡記過那麼多東西,哪些你如今仍然記得起來?恐怕,許多人會說:「以前學的,通通還給老師了。」後頭說不定還得補上一句:「考完就忘了。」

這句話很值得深究。如果我們真的能把所學「還」給老師,就意味著我們曾經「擁有」那些知識;那就怪了,一旦擁有了某種知識,怎麼可能還回去,一點不留?學會的事情就是學會了啊!頂多是生疏、不熟,怎麼可能完全歸零?除非,那些知識其實從未被我們真正地內化;印證於多數人的經驗,這應該是實情-當年在學校裡,我們把課本內容記下來、「輸入」大腦,多半是為了應付眼前的考試,這才會考完就忘。

現代心理學研究告訴我們,所謂記憶,除了「輸入」,更重要的是「提取」,也就是如何把你接觸過的資訊,從大腦裡拿出來。白話地說,除了「背下來」,更要緊的是「記起來」。記憶,從來都不只是「背」而已。

那麼,該如何把事情記起來呢?心理學研究顯示,當人們對一件事情的連結越多,就越容易記起來。與個簡單的例子:背「八國聯軍」時,要是只反覆唸「俄德法美日奧義英」,連結就只有唸誦時的「字音」;如果一邊唸一邊寫,連結就又多了書寫的「字形」,未來要記起八國聯軍的資訊,理論上來說,就比單純只有字音要來得容易。

問題導向的記憶術

講到此處,可能有人會說:「我知道我知道!可以記『餓的話每日熬一鷹』,既有諧音,也有個好笑的畫面,連結就更深了!」這正是坊間「記憶術」補習班慣用的手法:將要記的資訊加以荒謬聯想,掰一段故事、一個畫面,牽強地連結這些訊息,讓人硬生生地背下東西。平心而論,這算是把表面上沒什麼意義的各種訊息賦予意義、加上連結;純就形式上看來,當然符合記憶的心理學原理。但關鍵在於:記住「餓的話可以每天熬一隻老鷹來吃」要幹嘛?這個故事/畫面和八國聯軍有關嗎?既然無關,那不就是要額外記住掰出來的東西,白白浪費力氣?

說到底,學校裡常見的「記憶實況」,無論是為考試而硬背,或是搞個看似聰明實則無理的「記憶小撇步」,都不能讓孩子與教材之間產生真正意義上的連結,孩子要記事情,當然事倍功半。不明白這點,只一味要孩子「勤能補拙」,說不定只是讓他們累積挫折感而已。

回過頭來看「八國聯軍」的例子。今年銜接營台北場的記憶課講師邱曉芬,在課堂上就問孩子:「這八個國家裡,你覺得哪個跟其他七個差最多?」孩子們幾乎一致說是日本;那麼,下一個問題就是:「既然差很多,日本為什麼要跟那七個國家一起出兵?」於是,討論就很自然地導向日本當時的國內外情勢、其他七國在國際上的地位、他們與日本的關係、與中國的關係、他們彼此間的關係…最終,孩子們對這八個國家出兵的理由,會有真正的瞭解,建立自己對這段歷史的看法,還會記不住是哪八國嗎?

歷史是故事,但也不只是故事,更重要的是我們對它的詮釋與理解––事情為什麼會這樣發展?對當時及後來的人們造成了什麼影響?如果沒有發生這件事,情況可能會有什麼不一樣?

也就是,從「問問題」出發,由題目開始提問、猜想。

整握整體的記憶術

再以國文課文的記憶為例。可以先猜要背的那段文字是什麼意思,而不要先查翻譯;猜了之後看上下文,去思考意思是不是連貫、有沒有道理?這就等於是先想過文章的意義。整個過程就是猜想-->看上下文-->思考並修正錯誤-->再猜想;重覆幾次,覺得差不多或真的猜想不出,再對照答案,都弄懂了,再試著背背看。這麼一來,背書之前,其實孩子已經對要背的內容想過好幾輪,連結當然就多了,容易記起來。

在銜接營課堂上,曉芬讓孩子試著以這個方法背〈兒時記趣〉一文。多數孩子經過反覆思索文義,即使沒有重複唸誦,也能夠一闔上書就背出幾句。然而,他們往往是開頭兩句最熟,其他就背得較零落;「這是因為他們往往要一字不漏了,才敢背下一句。」曉芬說:「所以我們教孩子『以段落為單位,而不以一句為單位』:一次看一段,才能從上下文掌握整體架構。一句大概背個八成就往下走,走完整段後,再回過頭精修,直到整段完全無誤為止。句和句之間必然有某種關聯,這一句之所以背不起來,很可能就是不懂整體文意,那又何必停留在這裡挫敗呢?」

記憶,就是思考與理解 在記憶材料的同時,思考材料;在思考材料的同時,理解也就發生了。記憶,就是思考與理解,而不是背誦而已。當孩子不再只是機械式地背誦材料,而會思考、能理解,學習的主體性才回到他們身上;如此,不管是歷史、是國文、是地理、是公民,都是讓他們探索及認識世界的工具,而不是使他們物化成考試機器的「學科」。

孩子們上的國中或許和我們從前上的國中沒太大差別,但他們往後要面臨的世界,我們卻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想像得出。現代心理學指出,記憶的要點不在輸入,而在提取;提取,必須有連結,也就必須思考。銜接營的記憶課,介紹各種思考的方法、連結的道理,就是為了協助孩子將記憶體從8G升級到8T;這不只是為了讓他們有足夠的能力面對國中的學習,更是為了讓他們成為一個願意想事情、不容易「當機」的人。

這,才是我們讓孩子上國中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