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多半是想像出來的。

關於那些玩寶可夢玩到死傷的人,大多就是小時候沒玩夠,爸媽控制太多,一廂情願地替童年畫了太多結界,所以當這些人長大之後,面對突來的任何ㄧ點小小刺激都有可能無限上綱的暈船。

孩子吵著要玩寶可夢,可不可以呢?

當然可以!即便只是遊戲,歷程裡一樣能達到機會敎育目的,不過那是有條件的,首先爸媽的原則很重要,孩子必須先完成自身應當完成的工作,並且在時間上也該有規範,任何3C都不能使用過量。

陪著孩子到安全的地方抓寶,同時也培養孩子慎觀八方的能力,舉凡不足100%安全的環境就必須讓他們懂得收起手機的重要性,無論眼下出現多麼稀有的寶貝,危及自身及他人安全的,都得斷然捨棄。

這不但是責任感的訓練,也是一種關於「放手」的人生哲學,兩面都是修行。

在抓寶的過程裡,迷路和dd(編按:迷路10歲,爆走7歲,愛畫畫的小兄弟)發現人生經常得面臨「強取」或「放下」的抉擇,強摘的果實不甜,懂得放下獲得更多,不僅保障了安全,在下一個轉角柳暗花明又一村,喜出望外的驚喜或許就這麼出現了。

看到網路上瘋傳的這則Line,我更肯定了敎育的重要性,究竟應該剝奪孩子操練判斷力與自制力的機會?還是拿出心思,花點時間陪著他們玩中學,並在適切的引導之下鍛練出更全面的心理素質?

斷開行動的鎖鏈,卻未必能斷開魂結裡的渴望因子,孩子不會一輩子留在你畫的結界裡,當某天他們跨出界外,立即會有成為脫韁野馬的風險,而早先你卻錯失了替他們打好一把利劍與盔甲的機會。

讓一個手中沒有武器的孩子與慾望赤身肉搏,想全身而退自然很難。

上星期,兩個小孩提出想玩寶可夢的要求,我研究了一下內容,發現並無甚麼大不妥,並且這個遊戲之中還暗藏了非常高段的行銷邏輯,很值得與孩子深入探討,於是我陪著他們一起玩、一起瘋。

沒想到才玩了一週他們就懶得繼續了。

兩個小孩說:「一開始我們只是好奇這個遊戲到底是怎樣?然後抓寶、練等級、對戰⋯之後,才發現其實也沒想像中那麼好玩啦,生活裡有很多比這個更好玩的事呀!」

人性總如此,通常越是吃不到的東西越是在所不惜,一旦吃到,不過爾爾。

適量滿足孩子探索新事物的慾望沒什麼不好,你可以把寶可夢當成病毒,也可以從中提煉出疫苗,人生沒有一輩子的無菌室,只有面對各樣感染風險卻依舊強健的體質。

在這個世上,「被人家帶壞」的看法是虛構議題,只有自己孩子的判斷力與自制力才是真關鍵,最大的仇敵不是別人,是自己。一直都是個很害怕孩子「走鐘」的媽媽,所以我選擇正面迎戰,陪著他們歷經每一場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