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累翻了,常開玩笑說,為什麼要中年才紅呢?」訪問剛開始,唐立淇和經紀人邊講邊哈哈大笑。

採訪的這一天,這半年多來從電視走進手機螢幕、臉書粉絲迅速倍增至七十萬的唐立淇剛下電視通告,穿著全黑的衣服,拎著一只愛馬仕包,蹬著高根鞋走進來,「叩、叩、叩」的腳步聲營造出一股強大的氣場,讓人有點擔心,接下來的訪問會不會是場硬仗。

但唐立淇一坐定後,不時大笑,甚至一邊接受我們採訪,就在我們面前吃起比巴掌還大的雞排和一片蛋糕,表演她直播中最招牌、不管吃什麼食物都能優雅自在、而且不影響談話的高超技法。我馬上又看見直播裡那個親民的「唐老師」。

許多粉絲人數比唐立淇高的偶像明星們,開直播時,也未必能像她這樣動輒號召數千人,最高甚至破兩萬六千人同時在線觀看。

唐立淇在直播世界能受歡迎的原因是:她知道自己是誰,而且懂得讓自己的面貌透過直播變得更立體。

雖然星座是門有點玄的學問,但唐立淇其實有十足理性的一面。她知道星座是她的優勢:「我很清楚星座不能偏廢,就是比例的調配,要講多少跟星座沒關的事,又要講多少跟星座有關的事。」

但星座只是方法,最終目的,是要給緊繃的現代人撫慰。

唐立淇說:「不管運勢、性格分析也好,很多人很迷惘嘛,辛苦的年代,這種東西大家都想要。而且我切入的角度,是個『知心大姐姐』的角色。」

同時,名人的直播,賣的,其實是近距離的陪伴,是「比螢幕上更多元的形象」(就像我們總想知道偶像的任何資訊與動態,最好連他喜歡什麼顏色、幸運物是什麼都能背誦)。

因此,唐立淇在直播裡讀書、分享她看戲、看電影,甚至是她對時事的心得(當然當中還是會穿插些星座),人們不再只從「星座專家」這個扁平的形象認識她,而知道她原來喜歡劇場、喜歡漫畫、對時事政治也非常敏感。

被「看見」後,各種邀約接踵而來,有找她寫歌詞的、寫影評書評、演戲,甚至當一日店長,她的經紀人半開玩笑地說:「我們跟她說,天啊,妳變明星了耶!」

唐立淇不再只能從電視節目中「最花心的星座排行榜」、「什麼星座最存不住錢?」這些字卡後發聲,而能更直接跟群眾溝通。

她說:「你不必透過任何附加的載體來看我,你直接可以看到我是怎麼說話的,我是機車的人嗎?我是囉嗦的人嗎?這個『新的我』,其實就是我一直以來的樣子,我很高興被大家看見,常常失言也是我啊,講話會不小心說髒話也是我啊,電視上你絕對不會看見這樣的我。」

更重要的是,唐立淇早已經想透,透過直播這件事,「觀眾要什麼?」、「我自己又要什麼?」想清楚了,自然知道該作什麼。

很多人無法理解,「直播到底有什麼好看?」在電視圈打滾十幾年的唐立淇說,直播,其實就是回應人們對於「真」的渴望。

「我覺得大家都受夠了假東西,其實大家都很清楚什麼是假東西,你看廣告也知道那是假東西,他把一個漢堡拍得好漂亮,但你拿到手上的漢堡不是那樣,我們都知道。可是人們的容忍是有極限的……,人們對假,以前可能無力抗拒,你很難去糾正廣告,去糾正在演戲的人、假裝high、假裝好笑的人,你唯一能作的是轉移陣地,去看更真實的東西。」她一開口就直指核心。

有些人又會問:「那開直播到底要幹什麼?」

目前直播裡面毫無置入(雖然經紀人透露可能很快就會有品牌合作)、也不賣東西的唐立淇,很清楚她作直播,要的就是影響力。

「我自己都不太看電視了,我會開著電視(聽),但我看手機。如果同樣一份時間,我的手機(直播)可能是無償的,但我更願意付出、我想要的是人氣……,我覺得就是手機上更有影響力,所以我慢慢往這邊進了。」

畢竟在這個「網紅經濟」時代,人氣,很大部分是建立在真實之上,賣東西的收入是一時,但影響力,才是一世。

「會旺的年份哦,就真的是每個地方都會旺,」唐立淇用時運解釋自己近一年的爆紅。但在我眼前的,其實是一個把事情想得通透後,靠一分運氣、兩分天賦(幽默感和洞察自己的能力有時還真學不來)和七分努力的認真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