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到過洛杉磯的Staples Center,一定不免俗的會跟湖人隊史上的傳奇球星魔術強森(Magic Johnson)在賽館外的銅像拍張照,常看美國職棒轉播的朋友,應該也對新洋基球場中外野的「紀念公園」(Monument Park)相當熟悉,豎立著所有洋基退休球星的紀念碑,日本職棒最富含文化歷史的高中野球聖地-「甲子園」球場,在球場旁更是有著一整間博物館,陳列這個球場相關歷史文物,甚至包含參賽學校的球衣等等。

採訪沒說的事》潛進北海道火腿鬥士隊辦公室,我看到了台灣職棒最欠缺的事
新庄剛志室
採訪沒說的事》潛進北海道火腿鬥士隊辦公室,我看到了台灣職棒最欠缺的事
會議室內還掛了球衣與照片

一次難得的採訪機會,我進到了日本職棒北海道火腿鬥士隊的職員辦公室,三間會議室讓人印象深刻,分別是「SHINJO(新庄)」、「Darvish(達比修)」、「Hillman」以這三位離隊的球員和教練所命名的會議室。

這三個人在火腿隊史上都具有重大的地位,在火腿隊12年前為了擺脫在東京時的不振,積極想在北海道重生之時(詳見商業周刊1500期封面故事),從美國大聯盟歸國的新庄剛志,徹底將肅殺的職棒場合,變成一場服務球迷的大秀,不管是打扮成超人戰隊出場,還是從天吊著鋼絲緩緩降入場中,都令日本職棒耳目一新,連傳奇球星鈴木一朗都自愧弗如:「這個人,開創了洋聯的行銷(marketing)-這是我也無法達成的豐功偉業。」

達比修有更不用說,從2006年開始,這名日本王牌投手正式將火腿隊帶進了一級強隊之列,最後前往美國發展時,更讓火腿隊賺進超過5000萬美金的轉隊費,這筆錢,據說火腿隊將會拿來做為新建球場之用。

採訪沒說的事》潛進北海道火腿鬥士隊辦公室,我看到了台灣職棒最欠缺的事
達比修有室門上的剪影與簽名

Hillman則是06年帶領火腿隊拿到睽違44年日本總冠軍的教練,三間會議室不但以這三個人命名,門上更繪上三人的剪影與簽名,除了有趣,這隻球隊對過往貢獻者的尊重與感念更是不言而喻。

採訪沒說的事》潛進北海道火腿鬥士隊辦公室,我看到了台灣職棒最欠缺的事
達比修有室內,一樣掛有球員的球衣

當然,除了這種內部的辦公室之外,札幌巨蛋球場內也有供球迷參觀的「歷史走廊」陳列一些隊史的相關文物與資料照片。

中華職棒近年的進步有目共睹,雖然很多細節還有加強空間,對比美日職棒的的成熟環境,體制等問題很難一步到位,但我認為目前還比較沒有意識到的問題大概就是「文化傳承」。

雖然我不知道國內各職棒球團內部是否有類似的命名設施,但就講球迷看的到的地方,球場內,台灣的目前的職業運動球場,幾乎沒有所謂的「歷史走廊」,這除了是一種榮譽的彰顯,也能讓新球迷更快速的融入球隊文化,進而產生認同感。

過去長年沒有球隊認養球場也是一個因素,但既然這幾年,各隊開始談所謂的「屬地主義」這件事,那對於球隊本身的文化歷史傳承,就應該更重視,表彰過去有貢獻的選手,同時對現任選手也是一種激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