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y不是標準的「用功學生」,從沒想過當老師。在大學的時候,卻陰錯陽差被教授推薦去一所小學,擔任「藝術人文」這門課的短期代理,發現對於小孩有極大的熱情,決定走上教學這條路。

雖然她對教育有熱忱,但是不擅長考試,讓她的教師甄試之路非常艱辛。她一邊當代理教師,一邊南征北戰、四處應考,卻年年當炮灰,花了10年時間才考上。

考教師資格這麼辛苦,教學表現又如何呢?

最好考生是最好老師?

好幾年前,Judy當代理教師不久,「流浪」到某個學校,當時正好有一個年輕的正式老師Anna到職。Anna就是最會讀書和考試的典型。她在考大學的時候分數超高,希望有個穩定工作,加上父母的期許,於是選擇當小學老師。

但開學後不久,Anna負責的班級學生開始抱怨老師,師生關係緊張,家長轉為疑慮。

原來,Anna一路成績好,自我要求高,不想辜負家長同事的期待,急切地要把班上成績教好。於是,她嚴格督促,只要是可以運用的時間,都用來幫學生複習、講解、做習題。但是學生並不領情。

Anna給學生很多的壓力,不斷督促學生考好、進步,所有放鬆的時間,都被排滿了考試和複習。師生的對立,在班際對抗比賽達到引爆點,別班老師,都會運用早自習、或導師上的課,帶學生練習大隊接力,練習打球。但是Anna一心讓學生多複習功課,她覺得比賽練習不但花時間,而且練完後熱烘烘,心浮氣燥。

對立嚴重時,學生趁Anna寫黑板的時候拿東西丟她,把垃圾丟到老師的座位上。半學期不到,家長不耐又生氣。

某一天,Anna沮喪地在學校哭了,給她打氣鼓勵、和她分享教學經驗與技巧的,正是也很資淺還在當代理教師的Judy。

神奇寶貝怎麼收服?

Judy的特質和成長歷程和 Anna 正好完全相反;Judy的長才不在於讀書考試,但個性活潑爽朗,很知道怎麼「大家一起玩」,這是教甄不考、測不出來,卻是帶孩子的重要技巧。

因為是代理教師,Judy是帶學校中「撿剩的班」––不是有問題學生,就是平均素質比較差、難管的學生多,家長和其他教師,對她都沒有期待。但Judy自有法寶。

在學期初,Judy帶的班和別班比賽幾乎沒贏過。小朋友們最喜歡的「樂樂棒球」比賽,她的班常是以3:10的懸殊比數落敗,相當沮喪。Judy知道小男生求勝心旺盛,她和學生說:「願意練習的,七點提早到校,下午留下,老師陪你們練球和跑步。」學生樂翻了。

積極練習一個多月,Judy的班級後來居上,在大隊接力和樂樂棒球,都在學校得到前三名的成績,跌掉了別班老師和同學的眼鏡,同學也開心的不得了。

懂,是因為辛苦過...

有時,五年級的學生上課時怎麼教卻總是不會,沮喪之餘,Judy老師會平心靜氣的找出問題的源頭到底出在哪。她的解決之道是,拿出四年級或三年級的考卷給他寫, 就可以輕易診斷出到底他哪些基礎能力沒有打穩。她發現,不會算體積,是因為面積概念不會,面積不會,因為單位及換算沒搞懂。既然發現了問題所在,她決心花時間來幫學生從根源補強,當任督二脈打通之後,學生的學習成長自然突飛猛進。

「我從來不說是要學生『下課後留下來』、『接受課業輔導』,而是請同學在放學後,留在教師辦公室『陪老師加班改作業』,事實上是我陪他們寫功課才對。」 她沈默了一下,抬起頭告訴我:「 當孩子回家時,我還會謝謝他們陪我加班。可別小看這些小朋友,他們有時候遠比大人還要敏感,要很小心對待,才不會讓他覺得被貼標籤,或是覺得在接受懲罰。」

Judy老師說:「我最開心的,從來不是學生成績進步了多少,而是在過程中,他們學會開始肯定自己。他們相信自己是可以透過學習,讓自己扭轉劣勢的。」

忽略的關鍵

這樣玩下來,班上的成績、整體表現、氛氣和向心力,都顯著改善。家長看孩子每天很開心,學習上軌道,也就信任老師,給予各種支持。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Judy和我說:「在小學階段,知識本身對老師來說都是很容易的;真正困難的,反而是和學生、家長、學校其他老師的相處。尤其對學生––不能用打罵的方式,如何讓他學習?如何養成良好的生活態度、引發學習動機?每個老師要針對這個問題找到一套自己適用的方法,這才是小學老師最重要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