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創業圈並不大。每一年,許多團隊嘗試新的點子、新的商業模式、開新的公司,但也有許多放棄了。漸漸地,那些超過一年,進入到第二年或第三年還在努力的圈子越來越小,多數的團隊遲早都會知道彼此。這個圈子還包含天使投資人、創投和所有在台北和大中華地區尋找新標的投資的專業投資人,真的並不大。

每個人最常碰面的場合是每隔幾個月舉辦的許多不同創業比賽或是新創研討會,團隊會彼此瞭解一下各自的進度,分享他們的經驗給學生或是想創業的年輕人。

這些研討會尾聲常常會有給台上講者的QA時間,或是一個比較非正式的問答時間,觀眾會過來跟講者面對面交流一下。我們參加了不少這樣的活動,所以過了一陣子之後,你可以想像或是預期哪樣的問題會被提出。

大多數常見的像是:「你如何知道自己想要創業?要找資金的第一步是什麼?我們該如何挑到最好的合夥人和未來一開始的創業團隊?」

他們常常會帶著滿滿的精力、好奇心和正向熱情來發問,洋溢著對未來無盡的想像。

但也有很令人驚訝的問題,參加了幾場活動之後,有些問題幾乎每次都會出現,問了其他參加者或是其他同樣有回答問題的創業團隊之後,多數都肯定這些問題常被提出,而且發問者通常都很激動或生氣。

總有人問:「你認為我們台灣這代是否很可憐?我們很不幸的在這個時間出生在這個國家?這裡的創業環境相比於韓國、中國或美國來說如此不友善,我們是否更不幸?也許我們根本不應該去創業或是追尋我們的夢想,因為我們注定會失敗?或許,如果我們在矽谷,我們的創業點子早就成功了,我們已經會是成功的百萬富翁......。」

每當有這樣的問題被提出,如果環視房間或是舞台上,許多人臉上都混雜著多種情緒,驚訝、有時候會有點不悅,想著該如何回答一個這樣的問題。也許最直接簡單的答案是:

如果我們在開始做任何事之前,就用如此負面的方式來思考的話,那跟我們住在哪裡或是我們想要嘗試做什麼根本無關。如果總是把問題怪罪在無法選擇或控制的事情上,比如說我們出生的年代、相比有錢或比較大的國家來說我們有多窮多不幸的話,那有什麼意義呢?

抱怨這些事情不會有助於找到解決方法。它只會逐漸強化負面能量,讓我們相信一切不好都是別人的錯。如果這就是我們開始的態度,怎麼有辦法帶著正面的態度去踏出做事的第一步,不管是創業或是在大公司裡面當一個好的團隊成員?

就像一個教室裡面的50個孩子,總會有同學家裡有錢背景比較好,而有人家境比較不好。但我們可以善用手上現有的資源去做事。如果班上一位同學的家境其實被認為是中上,並不差,但卻花多數的時間去抱怨他不夠幸運,沒有出生在第一或第二有錢的家裡,而如果他是的話,他就會成功,而且總是酸言酸語的批評每個成功同學,說那都是因為他們有錢,後面是大家族,我們會客觀地認為這位同學未來會成功嗎?會有進取心和嘗試不同的事情嗎?

Steve Jobs、Oracle創辦人Larry Ellison以及許許多多成功的商業人士是來自破碎的家庭或被戰爭蹂躪的國家,但這並沒有阻止他們。

也許學生或是正要進入職場開始第一份工作,或打算要創業的年輕人,一個很重要的心態上調整應該是:

這個世界不在意我們,你、我或他都一樣。這個世界沒有欠我們什麼。因為我們還沒做出值得被注意、值得被關心的事情。

在這個臉書世代,我們全都有自己的社群網站,或是Youtube頻道去傳播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觀點和意見,我們常常傾向相信我們的夢想和不安全感是世界的中心。但事實上,我們只是世界74億人口中的一個人而已。如果我們明天死去或消失,這個世界不會在意,甚至沒有感覺。公司會再找一個新的人,學校會繼續招生,而世界會繼續運行,就像昨天一樣。

說我們是好人,有一個要貢獻社會的偉大夢想,或是想要打造一個偉大的新公司來幫助這個國家,不代表著一瞬間,世界或是其他所有人欠了我們一個機會。如果我們沒有拿到資金、沒有一個好的團隊或是跟對的年長導師們碰面機會的話,就代表著我們比較窮、不幸,而我們無法成功唯一的原因就是,所有的問題我們都無法控制,都是別人的錯?

總是說服自己,那些問題就是無法完成夢想的原因,卻完全沒有踏出第一步,是沒有辦法解決任何問題的,只是讓情況更負面,遮蔽了真正的解決方法。

直到我們證明了自己,做出值得被注意、有影響力的事情之前,這個世界不欠我們任何東西,這世界根本不在乎。

這沒什麼問題,因為這代表我們是真正的自由,沒有包袱限制我們去嘗試。讓我們一起來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