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八學運時,有人說,這些學生是被有心人士利用了;有人說,好好的不念書跑出來參與政治活動;有人說,工作經驗都沒有談什麼產業問題。我們的社會一直以來充滿著對年輕人的不信任,一方面說他們是草莓族,一方面又希望他們乖乖的,不要意見太多。不過,三一八學運之後,這股由年輕熱血帶動的改變力量,渲染力超乎大人們的想像,甚至,讓柯文哲成為第一位非典型政治人物出身的台北市長。

接下來,台中市長林佳龍宣布由28歲的卓冠廷接任新聞局長,跌破不少人的眼鏡,不只老一輩質疑,一些在公務圈活動的年輕朋友也充滿問號。不過,不論是好是壞,至少宣告了一件事:年輕勢力參與公共事務的時代悄悄來臨。

過去,年輕人都會被叮嚀「少說多做」,會被提醒「不要急,熬久了就是你的」。台灣過去也經歷一段不短的時間,大家對政治是普遍冷感的。年輕人會覺得,不管誰來做都一樣,不需要投票,政治是政治人物的事情,政府有什麼重大決策跟我無關。然後,在這樣的狀況下,我們讓政治人物為所欲為,造就了台灣目前世代不正義,薪資低迷、土地不正義,房價高漲、勞工過勞、軍公教勞退基金都瀕臨破產的情況。

這樣的情況下,要年輕人不要急,「再等20年就是你的」,這類的話,越來越沒說服力。台灣還有多少個20年?

中國把舞台讓給年輕人,台灣呢?

記得有一次去對岸參訪,到了成都的熊貓基地,對方派出解說教育部主任來接待。是位年輕的女生,對園區內貓熊的狀況非常熟稔,從野外族群的分布歷史開始談起、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的成立緣由,再談到包含譜系建立、代理孕母、行為研究等專業照養課題,以及整個園區經營管理策略;對於媒體行銷、企業認養、民眾教育以及國際形象等不同面向,都能談出一定的深度。當時台灣參訪團的長官對她很讚賞,還對她說:「這麼年輕就有大將之風,不簡單。」她則微笑淡淡地說:「磨久了自然能這樣。」

夜間用餐時,我們還私下討論,成都不愧是大城市,國際門面做得相當好,用年輕人來帶領解說教育部門,也滿有創意及活力。沒想到,接下來的行程中,我們見識到更多年輕人當頭的狀況。受到最大衝擊的,是在九寨溝風景名勝區管理局拜訪行程時,對方安排來隨車接待的是一位副處長。這位副處長比之前在成都熊貓中心的解說部主任更年輕,但因為身分是副處長,我一開始也不好意思請教他私人問題。一直到第二天開始熟悉了之後,才問了他的年次,是1984年的,從復旦大學環境科學研究所畢業後考上公職,就被分發到九寨溝管理局,不久就提升為副處長,掌管園區環境管理。

他的樣子還略顯生澀,但對於整個九寨溝的環境管理已經相當有想法,他說,跟學校學的還是有差距。一開始被分派到那麼大的風景區也不適應,不過因為參與現地管理,在不同部門激盪之下,會有一些新的想法出現。我暗自想著,如果在台灣要當到風景區或國家公園的副處長層級,依照相關單位的人力流動狀況,應該是50歲之後的事了,那時候不知道腦袋還能激盪出什麼?

當晚的晚宴,由九寨溝局長親自接待,猜猜是幾年次的?1981年的。但是外表老練圓滑的樣子,根本看不出來是個七年級生,而他管理的員工有將近500人。只能說,那樣的位置造就了他的舞台,也練就出信心。

後來,我們才問他們,為什麼中國的官員都這麼年輕?原來,中國有規定,中高階的公務員50歲就得離開管理職轉為顧問職,將舞台讓給年輕人,增加人力流動的循環速度,也創造出源源不絕的新興活力。

我的思緒不禁又回到了台灣,50歲的台灣公務員在做什麼呢?比較幸運的可能當到科長以上的管理階層,而大多數還在茫茫仕途中尋求往上攀升的管道。要不就是被卡在民代、長官間上下夾心餅乾的角色,搞到槁木死灰、只求平平安安退休。再往下的,則是在「不要急,做久了就是你的」的重複循環中,思考公務人生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