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雨傘運動的香港藝人何韻詩,時尚廣告代言全數遭到封殺,但2016年10月紅磡演唱會2萬張門票,卻在3小時內搶光,這不只是歌迷力挺,更是港人把無法真普選的民怨,「選票變門票」,轉化為支持購買何韻詩的演唱會。而中共越是打壓,對何韻詩越有利,力挺何韻詩的那一隻手,恰好是中共自己。

何韻詩是一個全方位的藝人,作為已故巨星梅豔芳唯一收過的入室女弟子,除了母語廣東話之外,也能說的一口流利的普通話、英語、法語,擁有加拿大國籍,演藝事業橫跨唱歌、演戲、舞台劇、廣播劇、主持、廣告代言等,多才多藝,是遊走在主流音樂與獨立創作的雙棲藝人。

2014年9月雨傘運動爆發之前,何韻詩在香港流行樂壇已有一線歌手的地位,包括獲得2006年「叱吒樂壇女歌手金獎」,培養出一群死忠的粉絲,即使2012年公開出櫃也沒嚇跑粉絲。

雨傘運動爆發之後,何韻詩由於站出來聲援學生,公開反對香港政府,導致她失去中國市場演出的機會,一口氣失去80%的收入,大型知名廣告商對她紛紛走避。

被封殺的何韻詩,2015年在唱片合約期滿之後,乾脆轉型為獨立歌手,海闊天空走自己的路。

一方面雖然失去,但一方面卻是獲得。

觀察何韻詩臉書的粉絲專頁人數,根據我在雨傘運動時的印象,已直線上升跨過30萬人的關卡,來自全球四方八方心繫香港前途的華人,聲援加入何韻詩的粉絲群。

與此同時,何韻詩在2015年分別於台灣、香港舉辦的音樂會「Reimagine Live」、「Reimagine HK18種香港」,皆是自掏腰包加上支持者義氣相助,收支基本上能夠維持打平,群眾基礎依舊穩固,能夠維持最起碼的演出能見度。

今年6月19日,何韻詩預計演出一場由香港蘭蔻(Lancôme)贊助的音樂會,但卻被迫取消,引起港人憤怒、發起抵制蘭蔻商品,更一舉延燒至蘭蔻法國本部,這次事件因此躍上國際新聞版面。在同日、同地,何韻詩自辦一場「有種的漂亮 The Beauty of WE」音樂會,現場樂迷超過3千人,塞爆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