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于晏說別叫他男神,叫Eddie就好。他說他從不是英雄,只是一個愛旅行,愛騎車,愛好料,把家人朋友擺第一的平凡演員。怎覺得有點像《危城》裡的馬鋒,外表一派灑脫別無所求,但內裡盈滿真心的俠義溫柔。

小卒也能變英雄

這個暑假「冰與火之哥」好忙,幾小時前他出席首映會,身分還是《寒戰》裡IQ192的犯罪首腦李家俊;此刻又得召喚浪人劍客馬鋒上身,為8月上映的《危城》宣傳。這個角色武藝高強,一臉大落腮鬍,牽著匹名喚「太平」的馬,扛著大刀浪跡天涯。「馬鋒因為對生活失去目標,所以想透過旅行認識自己,太平去哪,他就去哪。他看起來像惡人,不討人喜歡,其實很熱情、熱血,但為什麼表面看起來毫不在乎?這就是吸引我想演這個角色的原因。」

「我小時候迷過超人,因為可以救人,運動員的話最崇拜 Michael Jordon。我也很喜歡《英雄本色》裡的 Mel Gibson,或是《大地英豪》裡的 Daniel Day-Lewis,我很喜歡那部電影,影響我很深。」那個從小氣喘身體差,後來被外婆和媽媽顧得圓嘟嘟的彭小弟沒料到,後來他真的躍上大銀幕演英雄,甚至英雄的對頭。

曾一年沒收入...偶像小生到演技男神》彭于晏:跌到谷底,才有反彈的動力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我喜歡拍動作片是因為有個『俠義』在裡面,不管是《黃飛鴻》《太極》或《危城》,都有『俠』的中心思想。正派跟反派我都演過,其實人沒有那麼容易分類,英雄有時沒那麼光明磊落,經常以暴制暴,也殺了很多人,跟壞人沒什麼兩樣,壞人也覺得超級英雄是壞人啊。所謂的『俠』見仁見智,我覺得介於中間的角色才最有挑戰性。」彭于晏說,長大後世界不再非黑即白,善惡只存乎一心,「馬鋒可以算是那個時代的亂世英雄,雖然他是一個 nobody。以前都覺得超人才是英雄,但其實英雄可以是anybody,我們周遭那些敢發聲,可以為自己朋友、為社會說出真心話的人,才是真正的無名英雄。

演員沒那麼了不起

動作片巨星的飯碗不好捧,首先體能就是極高的門檻。《翻滾吧!阿信》裡他把自己操成體脂肪6%的體操選手,一天狂練12個小時,手上厚繭至今未消;《激戰》裡他練比拳擊更猛更狠的綜合格鬥,每天挨200拳;《黃飛鴻》裡他拜洪金寶為師,蹲馬步拉腿學本家功夫;《破風》裡他騎單速車,每天不斷上坡、下坡,騎到全身溼透。觀眾眼中幾分鐘暢快淋漓的爽片鏡頭,背後是多少鼻青臉腫的傷痕和長期堅持不懈的鍛鍊。但彭于晏心裡清楚,演什麼像什麼是演員必要的基礎,沒什麼好說嘴,真正寶貴的是認清自己為何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