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曾經為國人十大死因之一。雖然近年有滑落的趨勢,但是它所帶來的影響之大,是台灣社會上所有人都需要知道的。接下來,我們來談談在台灣發生的自殺。

根據行政院衛生福利部公佈的最新調查,在民國103年,自殺這項死因分別為青少年(15-24歲)和青壯年(25-44歲)前三大死因之一。過去一年裡,在15-44歲的死亡人口中,有1,324人是死於自殺。

這串統計數據除了告訴我們一堆年紀和人數外,又能代表什麼呢?

一項公佈於2011年的研究認為,這代表台灣社會經濟的損失。在這項針對1997和2007這兩個年份的自殺數據調查指出,若是只單看人數的話,自殺似乎只排在第十位跟第九位,但若是結合社會經濟的損失,也就是這些消逝的生命對社會可能提供的貢獻來計算,自殺是排在第六位和第三位。研究者進一步指出中年男性,這群過去沒被注意到的團體,可能需要更多的關注。

青少年(15-24歲)的自殺死亡率,僅次於意外死亡。

這看起來似乎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為什麼沒有生老病死纏身、身在人生最美好的歲月中恣意青春的青少年會選擇自殺?

2009年一篇針對南台灣10,233位青少年的研究指出,在放入大量可能跟自殺企圖(suicide attempt)有關的心理社會因子(psychosocial factor)進行分析後,發現青少年的自殺企圖和「憂鬱症、高度家庭衝突以及身為女性」有關。

在此,我們先將話題岔開一下。請注意,「有關」不代表「造成」。也就是說,在這項研究裡頭指出的憂鬱症、高度家庭衝突以及女性這三個因素,並不是造成自殺的充分且必要條件,而是具有自殺的危險性。另外,具有自殺的想法,不代表就真的會自殺,而是危險度較高。在這項研究中的一萬多名的青少年,有自殺意念(suicide ideation)的高達28.2%,但實際上只有9.1%的人回報他們曾經試圖自殺。

自殺並不是一個簡單就可以說明的行為,個人心理、家庭因素、酒精藥物、同儕相處都可能影響自殺。在這篇研究中指出,針對青少年的自殺議題,需要有上至社會教育、下至家庭溝通的協助。

那麼,青少年的自殺是否也跟社會環境有關?

一篇發表於2011年的研究,比較臺北、上海、河內這三個處於不同發展階段的亞洲城市後,發現被視為完全工業化的臺北,相較於上海和河內,具有顯著的青少年自殺企圖和自殺意念。在分析各項因素後,數據指出,不論是從鄉村或都市搬到臺北的人,都較可能有自殺意念;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不和父母同住的青少年較少有自殺意念,和父親關係較好的青少年也是。

但不論是哪個國家,具有自殺意念或自殺意圖的青少年都認為,來自同儕、父母以及專業人士的幫助,都可能讓他們感受到支持。但在臺北,23.9%的受訪青少年不會跟任何人談論自己有這樣的念頭。這項研究指出,這三個亞洲城市都缺乏管道給青少年去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

除了這些,還有其他因素會影響自殺率嗎?

有的,就是媒體。根據兩篇分別發表於2007年和2010年的研究都指出,媒體過度渲染名人自殺的新聞,接踵而來的就是模仿效應(copycat effect)——用類似手法自殺的人數升高,而自殺率也是。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影響,主要是因為媒體在報導時過於聳動,並不斷重複,更提供自殺手法的細節所造成。

1995國際生命線台灣總會 最後,自殺,不該是某個群體該關注、該想辦法解決的事,做為一個全球性的公共衛生議題,所有人都有義務來了解自殺這件事。也只有這樣,才能繼續去預防它。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