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信律師的夢可寶新聞事件發展到「淪為蟑螂,人人喊打」實在是令人感傷;這基本上證明了台灣的普遍認知中,「主張專利權」與「專利蟑螂」被劃上等號。

我看到很多新聞稿試著去定義什麼叫專利蟑螂,有的是用「自己不生產產品」來定義,有的是用「專利是買來的」來定義。這種意識型態式的,標籤式的分類不但沒有意義,而且妨害知識經濟的發展。

這件事情也引發了我一個感想:台灣的智財服務業似乎可以類比於最近因火燒車事件而被檢視的陸客一條龍宰殺產業──

一、千方百計先引你入團:通常專利事務所或代理人會提醒想申請專利的人要快,因為有可能這世上有人會想出跟你一樣的點子,而你自己也有可能因產品的揭露或論文的發表而失去專利資格…等等。

二、低頭款,慢慢宰殺:專利申請答辯維護等費用不便宜,一個發明申請了台灣,中國,美國三個地區的專利權,5年內的費用達100萬台幣或更高是很正常的,台灣專利代人開頭的申請費用通常只在3萬元左右。頭都洗了,人都在團裡了,接下來要怎麼在答辯,跨國申請,年費維持等過程中慢慢的宰殺你,都好說。

三、賣給你的東西還真不管用:有一天你像王信律師一樣發現自己有專利保護的點子在幾年後被這世上的某個企業使用了,心裡暗喜覺得終於可以回收投資時,要嘛是發現當初怎麼沒多申請幾個國家,或者痛悔怎麼只申請了新型專利,再者到要訴訟時才理解撰寫品質很差,更常看到發明人申請了一堆專利,但稱不上「組合」,放在一起沒有產生放大器的綜效,總而言之,就是不管用。更無奈的是,專利權人一旦付諸行動索取權利金,還會被扣上專利蟑螂的污名。

我們還在討論優步的合法性時,大陸扶植起來的DD己經入股了優步。我們還在談專利蟑螂這個假議題時,亞洲各國這幾年官方與民間都興起了一堆「專利運營」公司。專利權這種工業權,沒有檢查官每天在幫你找誰侵犯你的權利,主張自己合法取得的權利天經地義,當我們還在糾結著專利蟑螂情節時,我們又再次被遠遠拋到後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