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女強人般的朋友,結婚生子後,紛紛為了孩子辭去工作,或辦理無限期的留職停薪。沒多少時日,這些朋友各自發展出專業以外的第二專長:鮮奶饅頭、紅豆發糕、山藥果凍、手工母乳皂…

「太有才了,真是好媽媽!」

「當妳孩子真幸福!」

的確,在食用品安全搞得人心惶惶的年代,大家都期盼家中有「自產」的食用品—特別是為了所愛的孩子,媽媽都不希望他們吃下過多塑化劑。

只是,另一位朋友在看到這些自製美食後嘆氣了!「我當不了好媽媽。」她說:「我連烤箱都不知道怎麼用。」

「學呀!很簡單的。」自製美食的其中一位主人回答:「我以前也都不會。」

「沒辦法,我做不到像妳這樣無微不至。」

「好媽媽話題」就在這樣有點尷尬的氛圍中落幕。「當不成好媽媽」的自責,彷彿在其中被自然消音了。

如果可以當個好媽媽,誰想當個壞媽媽

如果可以,我們都想當個好媽媽!只是,「好媽媽」的定義是什麼呢?「好媽媽」是不是有一個可以衡量的社會標準呢?

在開啟「好媽媽」話題之前,我要先承認:當我肚子裡懷著老大的時候,我好想當個好媽媽!

我希望我女兒出生後,想到她有我這樣的媽,嘴邊就會浮起一抹「淺淺微笑」:我希望她和我無話不談,可以和我分享她心裡的小祕密;我希望從她身上「矯正」那些我童年不如意之處…也許,我就能成為一個好媽媽—一個比我媽媽更好的媽媽。

你所以為的好媽媽,其實一點都不客觀

學習心理學之後,我悄悄觀察周圍的女性朋友,想要從她們身上尋到「好媽媽」的邏輯軌跡。最後發現:「好媽媽」的自我要求,固然和社會期待相關;但真正操控我們成為一個「好媽媽」的標準,反而是源自我們身為一個女兒時,對自己母親的期待。也就是說,我媽媽做了什麼讓我覺得很不錯,這個部份就會留在我的「好媽媽標準」中;我媽媽做了什麼讓我覺得很差,這個部份要如何修正,也會流進我的「好媽媽標準」中…不知不覺地,當好媽媽越來越難,是因為我們正在嘗試超越內心的母親形象。

這在心理學上,稱為「認同」--一種對於母親的認同。好的認同,我們學習;壞的認同,我們超越。結果就是,不管妳是成為一個和自己母親很像的媽媽,還是一個和自己母親很不一樣的媽媽,都代表妳當年曾經那麼需要她、那麼關注她、那麼愛著她。

那句「我以後要和媽媽一樣」、「我以後絕對不要跟我媽一樣」背後,其實藏著千言萬語。

就像:一位母親早逝的女性朋友,在自己成為一個妻子、成為一個媽媽後,對烹飪非常有興趣,因為她想要煮出像母親過世的那種「媽媽的味道」。但同樣的烹飪興趣,也可能發生在另一位自己的母親完全不會煮飯的女性朋友身上,因為她想要煮出童年所缺乏的「媽媽的味道」。

所以不妨想想,當妳產生「沒辦法當個好媽媽」的感受時,這裡頭是否有某些部分,是來自妳媽媽的標準?或是妳對媽媽當年未能達成妳期待的失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