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淑薇退出奧運,這兩天我碰到的人都有話要說,有人說「退出國家代表隊,沒有國家觀念」,有人說「這麼好的選手,國家應該求他,不是徵召他」,有人說「政府沒照顧好運動選手,還敢扣上國家這個大帽子」…還有人說:

「感覺上好熟悉…好像老闆在跟員工說,謝淑薇,我知道你很棒,可是現在公司經營辛苦,有些福利要拿掉,你要顧全大局、共體時艱,案子還是要拿下來,你不能放棄繼續努力喔~」

就我聽到的,從頭到尾,沒有人在討論謝淑薇這麼嗆奧協,態度是不是對的,因為大家認為事出必有因,謝淑薇個性直率,而fb又是這麼方便發言,不過是把背後的陰暗面全部抖出來,亮在陽光下,接受全民檢驗。

—明星只管好一件事,其他不該由他操心

我在職場這麼多年,曾經從事行銷十餘年,經常要邀請大明星共襄盛舉,為活動增添人氣與曝光,因此多次伺候大明星,認命與認份,也得到兩個心得--

「他就是明星,就是你請他來的原因,那麼請把他當作明星,在手裡捧著、在心裡疼著,別讓他的心裡受到一絲委屈。」

「他就是明星,就是要心無旁騖,站上舞台做好表演,這是他唯一需要做的事,其他事一概由幕後人員做好妥當的處理。」

也就是說,謝淑薇是運動明星,國家請她來代表出賽,她要做的唯一事情是把球打好,唯一的責任是贏球,其他事情一概由國家安排妥當。若是預算不足,是國家的事,國家自己去募款,不是要明星掏腰包或向廠商找錢來搞定;若因此擺不平,引起其他選手抗議,還是國家的事,要不然搶著掛名主席或理事是幹嘛用的。

謝淑薇一句「我不是國家養的」,聽起來逆耳不中聽,但是它就是事實!裡面累積了謝淑薇多年的委屈與壓力,這和愛不愛台灣無關,這句話的意思其實是「讓我專心打球,不要再操心以外的事情」,包括給她陪同的教練,讓她無後顧之憂。

—明星生氣,是因為我們沒用心服侍

我辦過九屆廣告獎,每年都要邀各大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來做評審,這些創意總監在廣告界就是明星,各個大牌,各有好惡,又是搞創意的,這些好惡沒有不刁鑽的,可是光是滿足這些好惡還是不夠,因為他們做品牌行銷,我帶領的團隊必須做到「多想一點、多做一點」,超越他們的期待,讓他們驚喜,才能獲得一點點不喜形於色的龍心大悅。

我是媒體出身,大報的主編,老實說,是別人巴結我,我還真沒有伺候別人的習慣與訓練,剛開始極度不適應,也會抱怨。直到我坐下來聽他們針對各個作品做評審時,鞭辟入理,論述精湛,即使有激烈爭吵也用字精確漂亮,讓我服氣也深感一切付出都值得!自此以後,我便乖乖的伺候這些大爺大娘們,長達九個年頭。在服侍的過程中,我發現明星其實很容易摸頭的,因為...

「你真心對他們好,他們就會用心的表現好。」

心,是做任何事的基本原則。別人生氣,其實是自己沒真心誠意把事情做好。謝淑薇生氣,台灣奧協要想的是遠在里約的選手眼見要出戰了,為什麼無法心無掛礙的專心比賽,還在fb上丟出驚爆彈,一定是哪裡沒有用心做好。

—國家沒照顧好明星,就沒有資格要求

各行各業都有明星,既然能萬裡挑一、脫穎而出,從來他們就不是平凡人,做事業是把命拿來拚,過程中捱的痛、吃的苦、受的窮、忍受的孤獨、聽過的負評,God!真的不是平凡人受得來吃得下的,一旦有一天鹹魚翻身冒出頭,站上舞台,還要有萬王之王的氣勢掌握全場,一路上只能不斷的贏,天哪,不大牌怎麼做得到?所以,明星應該受到非凡的待遇。

可是,一般人既喜歡聽明星過往的拚鬥故事,覺得熱血而勵志,崇拜他們具有鋼鐵般意志,卻在他們成名之後,轉而期待這些明星一反過去,表現出低調溫和、謙虛誠懇,不具一絲大牌的氣息,永遠笑臉迎人,永遠說話得體,看不到脾氣、聽不到髒話。天知道,一隻老虎變成一隻羊,是形象包裝下的結果,一半是經紀人的成績,另一半才是歲月的歷練及個人的修養。

謝淑薇沒有經紀人,連fb紛絲團都是自己親手操盤,只要有狀況就由他爸爸謝子龍出面發言,可是這位謝爸爸不只疼女心切,還是一隻大老虎,是不可能幫謝淑薇做好公關。為了拉拔孩子成為出色的運動選手,謝子龍丟掉工作,妻子離去,帶著孩子撿寶特瓶換得每天幾十塊錢的生活費,住在球場裡解決一切生活所需,他說過—

「謝淑薇打冠軍前,我們家好像處在黎明前的黑暗,什麼時候天亮不曉得,只覺得特別黑暗。」

這樣的家庭背景、這樣直率的個性、這樣烈火的脾氣、這樣坦白的發言,比起其他選手的甜美親和、低調自斂,都再再讓謝淑薇不太得到多的廠商贊助,一路必須刻苦自勵。我相信,每每在黎明前的黑暗時,東征西討,身心疲憊、面臨極大的壓力,她一定會問:

「這時候,我的國家在那裡?」

對於運動明星,國家如果窮到無法做好照顧,那麼主其事者就要向內問自己的那顆心,真的有把他們當明星捧著疼著嗎?有讓明星感受到應有的尊重與愛護嗎?如果用心不足夠,就不能用國家這個帽子扣在明星頭上,因為這個國家沒有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