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將在危機中登場,但它不是個案……

暌違4年、全球萬眾矚目的2016奧運即將在8月於里約登場了。然而,除了期待之外,全球的觀眾心中還夾帶著點不安。撇開巴西總統羅賽芙面臨彈劾不說,各個運動場館與聯繫的大眾運輸工程都有所延宕、茲卡病毒的威脅,以及用水衛生問題,2016奧運是否能順利、安全地舉辦,大家心中存了個問號。

我們不禁要問:如果里約還沒準備好,當初為什麼又要搶著申辦呢?

著名運動經濟學者安德魯•辛巴里斯(Andrew Zimbalist)要大聲疾呼的是,正因為近20年來奧運、世足等大型運動不斷被塑造成一個能創造龐大商機的嘉年華會,越來越多國家斥資鉅額來搶辦奧運、世足,它們的營運費用屢創新高,但是,華麗的表演遮蔽了兩個不為人知的危機:

第一,申辦奧運或世足的過程貪腐舞弊叢生,索賄、裙帶關係等醜聞頻傳。

第二,與官方宣傳相反,舉辦奧運或世足對一個國家或城市來說,沒有任何的好處。遊客的數量與花費被誇大、遊客的花費被跨國企業接收而無法嘉惠於在地居民、大型競技場在賽後淪為蚊子館、鉅額的花費排擠了城市發展所需的長期投資等等。

舉例來說,2000年雪梨奧運原本預估每天會有13萬名觀光客,實際上只有9萬名。2004年雅典奧運時間蓋的2千多間選手村,現在有一半是閒置的。2008年北京觀光客的數量比前一年少,舉辦奧運的8月時的觀光客也比前一年8月少。而名噪一時的「鳥巢」每年得花費3億台幣的維護費用。建設保養維修的費用是納稅人在出,但收益全被財團壟斷。

結果就是,越來越多的國家乾脆放棄申辦奧運。1997年全球有12個城市主動申辦奧運,到2013年只剩下5個。原本打算爭取2022年冬季奧運的慕尼黑與斯德哥爾摩紛紛公投撤銷爭取,漢堡也放棄了2024年的奧運。

究竟,奧運和世界杯足球賽是如何從單純的比賽變成各國政府、財團追逐利益超級盛會的呢?

奧運和世界杯怎麼了?

1984年的奧運本來沒有任何城市要舉辦。1968年的墨西哥市奧運被暴力和政治抗爭淹沒。1972年的慕尼黑奧運發生11名以色列運動員被恐怖份子殺害的悲劇。1976年的蒙特婁奧運,其花費是原預算的9.2倍,這個城市付了30年才把欠債付清。

當時辦奧運沒有什麼光彩可言,國際奧會根本找不到主辦城市。在無人競爭的情況下,洛杉磯雀屏中選。國際奧會承諾會補償所有主辦賽事的損失,而洛杉磯也只要使用現有的場館即可,其中有一些場館是1932年洛杉磯奧運留下來的。以這麼有利的條件,再加上洛杉磯奧組會主席彼得•烏伯洛(Peter Ueberroth)聰明大膽的企業贊助策略,使洛杉磯奧組會(L. A. Organizing Committee)得以小賺2億1500萬美元。

洛杉磯的經驗扭轉了潮流。因為有利可圖,許多城市和國家開始競相爭辦奧運,競爭過程和運動比賽本身一樣激烈。想要爭辦的城市花的錢越來越多。到了今天,花上1億美元來爭取是很普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