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媽寶社會極有可能「再升級」:依照「孩子生愈少愈寶貝、媽寶指數愈高」邏輯推論,台灣少子化現象持續惡化勢必加深媽寶危機。今年秋天入學的這批小一學生,數量首度跌破18萬,又是個「里程碑」。

媽寶情形有多嚴重?最近有位名人在網路上公開抱怨她的老公「今年35歲,不會自己剪腳指甲,受傷不會自己擦藥,不會換燈管⋯。」

再舉台北市某明星高中高一學生舉辦的暑假南部同樂行程為例,學生一致決議不希望父母跟團,但為了讓父母安心,找來承辦旅行社為父母辦行前說明會,一班學生才40人,卻來了30多位父母認真聆聽。

旅行社領隊不僅詳細說明每站景點、住宿旅館、每餐飯店,甚至還提供遊覽車的車齡、保養歷程、司機照片和行車紀錄。如此縝密的說明夠了吧?不!一位媽媽詢問:「這司機過去有犯罪紀錄嗎?」關心得如此無孔不入,讓領隊傻眼到回答不出來。

媽寶現象有多普遍?一位北市公立高中老師Nancy以所接觸到的學生粗估:每十人有一個是媽寶,她觀察,他們基本的生活能力很差,例如給了紙箱、要他打包自己的物品搬到新教室,這些學生竟完全沒概念該怎麼做,而且這些人普遍有較沒有主見、較不積極的表現。

不夠獨立的孩子通常也沒自信

有些家長太過操心孩子,整天「盤旋」在孩子的周圍,關注孩子的一舉一動,隨時準備「降落」在他們的身邊提供指導或協助,成為大家熟知的「直升機父母」(Helicopter Parents),結果造成孩子成年後仍缺乏獨立性。

缺乏獨立性有什麼壞處?美國佛羅里達州立大學公布最新的研究報告,針對461名18~25歲的大學生進行訪問後發現,「直升機父母」栽培出來的孩子,不僅在買衣服、處理室友關係或交男女朋友等方面較難獨當一面,也較渴望獲得來自外部的鼓勵、支持和指導,同時也欠缺「我做得到」的信念,不太相信自己能獨立完成事情。

不幸的是,過度教養的問題似乎愈演愈烈。近年來,「直升機父母」出現了升級版,被稱之為「割草機父母」(Lawnmower Parents)。

顧名思義,「割草機父母」不等困難或挫折出現後立即給予協助,而是一直走在孩子的前面,隨時為他們清除生活中的一切障礙,積極準備通往成功的道路。他們通常過分注意或輕易滿足孩子、為孩子擬訂過多計畫、不讓孩子獨自面對、處理問題。

媽寶相似詞:尼特族、歸巢族或啃老族已是全球化的社會現象。義大利每年約有8千件成年子女要求父母支付生活費的官司,呼應了心理學家佛洛姆(Erich Fromm)所言:「母愛的最困難之處,不是撫養小孩長大,而是協助孩子獨立出去。」

家長要培養出能夠獨立的孩子,必須先懂得尊重孩子是獨立個體。黎巴嫩詩人紀伯倫在《先知》詩集中談到,「你的孩子並不是你的,你是弓,而你的孩子是從弦上射發的生命的箭矢」,父母要做的是盡力將弦張滿,讓孩子可以像箭般的疾馳遠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