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上有時會出現一種現象,能力最強、腦筋最靈光的人往往待不久,反而是能力普普、擅長左右逢源的人成為公司元老,為什麼呢?那是因為能力強的人往往背負過度的期待,做得好理所當然,做不好動輒得咎;反而是能力普普的人偶有神來之舉,就被老闆視為努力成長,得到大過於實質的褒獎。這類情況不獨現在,過去也有一個人可為借鏡,那就是岳飛。

北宋宣和四年,岳飛應募從軍,自此開始他的軍旅生涯,他帶兵時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將士用命,由是建立起一支紀律嚴明、驍勇善戰的岳家軍,不僅屢戰屢勝,還贏得金人「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高度評價;而在面對朝廷上下一派求和的苟且偷安中,他不惜痛陳利害,向宋高宗據理力爭,岳飛具各種美德於一身,可說是職場上最佳典範的人物,但最後卻死於「莫須有」罪名之下,為什麼呢?

一、公司的利益,不等於老闆的利益

老闆與公司的利益看似一致,但執行面卻常常存在對立。舉例來說,幫員工加薪,能留住人才,員工全力以赴,公司就可能有更大發展。不過這份發展卻建築在老闆即將到手的盈餘,白花花的銀子飛了,有哪個老闆不心疼?這個看似有益於公司的作法,反而是老闆最肉痛的地方。

岳飛選擇主戰,是因為他知道主和只會白白耗掉原本的籌碼,奮力一搏,才能讓大宋保有一線生機。這樣的想法雖然沒錯,但岳飛卻忽略更重要的問題:倘若打贏金人,那原本被抓到金國作人質的徽、欽二宗一旦回來,那宋高宗就得擔心自己的大位不保了。但岳飛卻完全無視這個問題,儘管宋高宗迫於形勢,對岳飛的主戰讚許有加,但實則忌憚不已,對岳飛多所牽制。

相反的,秦檜沒有這麼多顧慮,大宋安危也罷,金兵入主也罷,一切的考量都是以宋高宗為基準,他很自然能掌握到高宗心中真正的顧慮,採取對皇帝最有利的立場,讓宋高宗覺得,秦檜是真正為自己著想。

有時自以為對公司有利的堅持,反而與老闆的利益相左,因此掌握住老闆利益才是重點,在顧及老闆利益的前提下還能兼顧公司發展,才是真正的高瞻遠矚。

二、不懂做人,別想做事

在公司內要好好做事,人和是很重要的。會做人往往能減少阻力,所以有人說,「會做人」比「會做事」更重要。因此,在研議重要決策時,如果想做出成績,得先取得立場相左同仁的共識,才不會在派系鬥爭中內耗,以致一事無成。

主戰的岳飛,與主和派的秦檜形成對立,當此之時,他應該要化解彼此在立場上的歧異,拉攏朝臣,凝結共識。然而,岳飛卻完全不把對方看在眼裡,堅持己見、一意孤行,所謂「獨木難支大廈」,就算岳飛個人能力再優異,也沒辦法靠一人力挽狂瀾。於是,岳飛的自以為是加深了彼此的對立,讓秦檜有機會拉攏宋高宗與朝臣站在他那一方,從而讓岳飛逐漸失去後盾。於是我們發現,岳飛在北伐的過程中,常常不是失敗於自己的運籌帷幄,而是朝廷的支援不力與互扯後腿。

真正高明的人,會將「做人」與「做事」方向調和一致,透過拉黨結派搏感情,一來可以停止內耗,二來可以凝結共識,將所有資源與人脈投向預設的戰場,這樣又怎會不成功?所以別以為「會做人」只是內鬥的手段而已,他更是對外「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殺手鐧。

三、適度表現私欲,反而不會功高震主

如果有一個人來到公司,卻聲稱什麼都不要,反而令人覺得別有居心。俗話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一般人都難免自私,如果意識到對方是同類,心態上反而容易接受。

岳飛打從一開始,就表明自己毫無私欲,宋高宗曾問他「天下如何能太平?」岳飛的回答是「文官不愛錢,武官不怕死,天下太平。」但這個回答反而讓宋高宗猜疑起來,因為威脅與利誘,一直就是皇帝控制臣下最有效的兩大利器,如果你愛錢,我給你錢;如果你怕死,我以死威脅你,而今臣子的才華高過皇帝,還告訴皇帝說什麼都不要、什麼都不怕,皇帝捉摸不到你到底想要什麼,又怎麼會不擔心?

因此,在職場上適度表現自己的私欲與野心,反而能讓老闆放心,就算你再怎麼功高震主,老闆覺得有能力掌控你,就不會對你時時防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