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自八月一日起,禁止連續上班七天,勞工大眾無不拍手叫好,可是慢慢的,店家在假日不營業會成為趨勢,帶來不便利,比如喜愛的有機超市在假日不營業,而這一天是上班族的採購日,或是常去的餐廳在週末休息,而這一天正好是家庭的團聚日…

台灣的生活便利、物價便宜,不少是勞工的付出與犧牲所換來的,當勞工權益日漸高漲,拿回過去被剝奪的工作權與休假權時,大家就要有心理準備,開始接受生活有一點不便利、物價有一點不便宜,這些都是我們必須付出的代價。

也是時候了,應該還給服務業勞工一個正常的生活及溫馨的家庭。

—服務業,員工付出的代價大

有一次參加孩子的學校日,聽到老師提醒一位家長,他的孩子常常在晚上十一點還在傳Line給同學,引起其他家長的抗議,眼見這位家長整張臉唰的脹紅,一疊聲對不起,說明他們夫妻倆都在餐廳工作,直至凌晨下班,晚上無法照顧孩子的起居,也無法督促功課,更不用說控管孩子使用網路。

心裡一凜,我第一次深切感受到––做服務業無法工作與家庭兩全的困境,終於了解為什麼長輩挑媳婦時,偏愛老師或公務員這些職業,為的是可以準時下班照顧孩子,讓孩子在父母督促下拿到好成績,考上好學校,有機會出人頭地。而服務業的從業人員卻相對無奈,不只自己無法過家庭生活,連孩子未來都一併犧牲。

歐洲先進國家的觀念領先,在工時上的控管嚴格,一般人到歐洲旅行時,最害怕「星期日沒開店」,無法購物。

一名年輕背包客在德國就碰上這樣情形,他因為在台灣是晚上6點下班,7點用餐,到了德國作息不變,結果足足餓一天半,因為德國超市週六都是6點前打烊,週日全天不營業,礙於旅行預算緊到不能再多花一塊錢,只好硬撐,整個週末靠喝水度過。

法國經濟靠精品與觀光,假日擠滿觀光客來買LV與Chanel,不易實施週日不開店,但是社會上仍然不時會討論「週日該不該上班」,他們認為,企業為了盈利,讓員工在週日無法休假,追求個人生活品質、或享受家庭團聚,在道德層面構成嚴重瑕疵。

—24小時不打烊,過時了!

因此,有些台灣人年輕時旅居國外,享受歐美的休假制度,晚年卻打算回台養老,除了享受健保,看醫生便宜之外,就是看上台灣生活方便。年紀大行動不便,樓下有超商,隔壁有餐館,巷口有藥局,不必開車不必有人陪,走幾步路可以到,就算半夜睡不著還有店開著,這是何等的「民主」與「自由」!

37年前,台灣的服務業並非如此。

那一年7-11引進台灣,喊出「24小時革命」,將服務業推向全年不打烊的新時代,這在當時代表著服務觀念向前跨出一大步,全盤接受「消費者至上」的觀念,只要消費者有需求就服務到底!自此從超商到所有服務業全部淪陷,後來變成若有店家在假日拉下鐵門未營業,客人都會奇怪,「老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怎麼捨得不開門賺錢?」

現在政府頒布新規定,禁止連續上班七天,亦即工作六天至少要休假一天,在大嘆人力難找的情況下,無法進行排班,有服務業索性將週日訂為公休,讓員工好好過過家庭生活。馬可先生雜糧麵包烘焙坊就是一例,全台61家門市自8月1日起固定週日公休,一天損失營業額200萬元,總經理王麗珠說,希望可以藉此提高員工士氣。

其實,台南的店家老早就是這麼幹了。台南以小吃著名,同學飆著摩托車帶我吃這吃那,常常撲個空,不少人氣店不是下午打烊就是週日不開店,逼得我們出發前都要先上網查看各家店的營業時間。他說:

「賺錢差不多就好,生活才重要。」

—週日公休,正是員工的心聲

這種老闆,台北郊區也有。我們家巷口一家早餐店,每天六點起就大排長龍,星期日卻不營業,有時候忘了就會白跑一趟,不禁和老闆抱怨,為什麼不學學別人休週一,老闆笑著說:

「休週日才有用啊!員工一星期至少有這麼一天,可以和家人好好相處,這個公休才有價值!」

這家早餐店用八名員工,固定週日公休,不需要排班,實施多年沒有人力不足的問題,生意卻是愈來愈好。而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卻說:「大企業沒問題,員工容易調度,但小企業只有二、三十名員工,八月份馬上就有很多餐飲、運輸、零售業要倒閉,我絕不是危言聳聽。」這番話引來網路鄉民火力十足的炮轟。

每上班六天至少要休一天,的確會加深服務業人力不足的困境,週日公休是一個解套辦法,但是如果老闆捨不得週日不賺錢,只得提高薪資雇人,而提高的人事成本將反映在售價上,台灣不可能再繼續享受低物價。

不再便宜、不再方便,這是台灣勞動市場轉型帶來的痛苦,無法閃避。但是,注重勞工權益也會帶來其他的利益,比如將父母還給員工的子女,讓他們享有天倫之樂,也受到管教督促,在人生競賽上擁有公平起跑點,是我們更樂見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