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天,桃園市議員王浩宇,一大清早到火車站附近拍了一張照片,照片中有幾位身 穿校服的年輕人在等車。王浩宇議員拍照後上傳臉書,留了這一句話「6點10分,辛苦的學生已經在搭車上課。那他們要幾點起床呢?回推8小時,這些孩子的睡眠怎麼可能是足夠的?」

我的作家朋友朱家安轉發了這張照片,並且加註:「出社會兩年以來,我只有兩天在7 點前起床。回頭看看,青少年時期早起換取的那些,對我現在一點幫助也沒有。」王浩宇的照片在一天之內被分享212次,被按了4000多次讚。朱家安的那一句話,也獲得將近900次讚。

教育之後,誰獲得指引?

為什麼大家對這兩句話有這麼深的共鳴?

因為我們都知道,花那麼多時間、心力在學校中與考題、課本、講義奮戰,對我們的人生來說,幾乎都是浪費。這個重要至極、真實至極的事,在離開學校環境前,我們通常被蒙在鼓裡。

我過去是極為用功努力的學生。但是畢業後,我內心時常想起這些問題,被這些問題折磨:「我已經這麼努力了,十幾年來從來不曾懈怠,我用盡了全部的心力,為什麼我仍然距離期待的人生這麼遠?」「我找了一份安穩的工作,為什麼就是不快樂?甚至覺得我的人生正在腐爛?」「我的人生只能做些對社會沒影響,對人群沒好處,對世界無貢獻的事嗎?」

在學校期間成績優異,學歷亮眼,但是在事業上受盡挫敗,沒有樂趣只有忍耐,無法發揮價值貢獻世界,成績和學歷又有何用?

相對的,就算沒有讀好學校,甚至少了幾張大家覺得該有的畢業證書,事業上卻能找到成就、快樂、意義與價值,曾經缺少的成績和學歷又有什麼關係?

這麼說, 絕不是鼓吹大家「不要上大學」、「成績放它爛」。我強調的是,無論你上不上大學,不管你的成績好不好,年輕人最重要的投資(投注心力、時間、思考),是在自己的事業計畫上,找出「全局解方」。

不要再用成績、科系、學校來界定自己,無論這些標籤是否亮麗,因為這張標籤很快就蒸發失效,留下的只有回憶與惆悵,諷刺與遺憾。

要為自己構想事業標籤:我要為這個世界提供什麼?什麼樣的商品、什麼樣的服務?

食品、教育、休閒、藝術、金融產品⋯都可以。在一個生產商品和服務的團隊中,我要扮演什麼角色?行銷、銷售、發起人、領導者、設計者、鼓吹傳播者⋯都可以。

這些答案沒有對錯之分,也沒有優劣之分。你的事業除了讓自己滿意,沒有別的標準。一個農友能把番茄種到一千元一斤,訂單接不完,受到業界的敬佩,這樣的人比天天緊張焦慮飯碗不保、欺騙顧客大賺手續費卻良心不安的華爾街分析師,更值得羨慕。

我們的事業計畫隨時可以調整,永遠可以在既有基礎上轉轉和生長,種番茄不見得要一輩子,番茄園可以發展觀光、教學、加入餐飲,甚至可能兼營運輸與銷售。但無論如何,我們需要一個起點,以此為基礎一磚一瓦建造我們的事業。這個起點,一開始就要顧及成就、樂趣、貢獻等方方面面。

為自己的事業發展出一個「全局解方」,是我們年輕時代最重要的課題。當完成相當的嘗試、有足夠的理解、有實作基礎、甚至有市場的正向回饋,能篤定說:「我的事業要做○○○」,這時,你的人生開始走上正軌。

這個時間點愈早愈好,可惜,多數人都來得太晚,甚至終其一生不曾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