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在澳洲居住兩年,那是1996年的事,我被當時服務的外商公司外調到位於墨爾本的澳洲分公司,邊工作邊學習先進市場作業方式,以便日後回台灣貢獻所學。

那年我36歲,人生第一次長時間生活在海外,在此之前,學業事業大致算得上順遂,才有進入國際企業,並被外派「深造」的機會。

但那兩年其實我過得相當失意沮喪,原本得心應手的工作,到了陌生環境卻完全使不上力,生活也因為不熟悉語言、習慣等,難以放鬆融入。以前那個在辦公室備受賞識,社交圈左右逢源的「金童」,如今左支右絀,甚至一時興起辭職不幹,逃離現狀的念頭。

勉強熬過兩年,我後來在公司又待了8年,期間經歷另外兩次自認貢獻度頗高的外派任期,還當過台灣分公司首席代表,接著在45歲選擇提早退休,開創全新的人生下半場。

事後回想,我非常確定澳洲那兩年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轉折點,雖然工作表現幾近零分,卻在生活技能和人生態度上,獲得前所未有的收穫。

後來每當有人問我如何看待台灣年輕人到海外遊學,或度假打工這件事,我都說舉雙手雙腳贊成,不管目的是賺第一桶金,還是趁機會觀光旅行,甚至只是暫時逃離家庭束縛,只要有勇氣走出舒適圈,勇敢面對陌生挑戰,都能在潛移默化間成長蛻變。

有人說在國外當一兩年服務生或在屠宰廠打工,對往後事業既沒幫助,還浪費時間。從這些或許確實學不到長期發展所需的知識,但從適應陌生,克服困難過程中,可以學到更重要的抗壓性、積極性和領導力,對日後從事任何行業都是一大助力,個人經歷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除了對事業有幫助,澳洲那兩年還讓我學到職業無貴賤,不過分重視金錢,工作/生活平衡,和追求真正屬於自己人生目標等,完全不同於過往的價值觀,直接間接促成我在45歲退休,過自己真正想過生活的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