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的海外流浪生涯,佔去了謝智翔3分之1的人生;他的足跡踏遍7大洲60多個國家;回國後,他出書、巡迴演講,並創辦「多國語言習得活動網」,總共會說25種語言,精通英、德、法、日、土耳其等7種語言,謝智翔素有「多語神人」稱號, 你是否也好奇,他到底怎麼辦到的?

謝智翔從在美國堪薩斯大學念研究所時,便開始藉旅行來學語言。「我和一群博碩生去厄瓜多熱帶雨林研究印加古語─克丘亞語(Quechua),那時有獎學金,後來又獲得許多贊助,幸運地去了所有我想去的地方。」

令謝智翔印象深刻的旅行經驗多如牛毛,比方說, 他曾到南美安地斯山區放牧羊駝,在亞馬遜熱帶雨林區習得克丘亞語;到中南半島的緬甸寺廟裡修行,透過在當地生活學會緬甸語;到墨西哥教堂參加教會活動,習得西班牙語⋯⋯。不過多年流浪在海外的經驗中,驚險萬分的時刻也不少。

他分享:「到土耳其旅行時,曾因坐錯車而誤入反政府暴動區,被誤認為暴民,催淚瓦斯噴在臉上,真的很嗆、很難受,後來躲進街頭的酒吧才結束這段驚險。」還有在南美洲厄瓜多,差點困在山林大火中逃不出,他仍然記得「那煙霧瀰漫的深山,伸手不見五指的恐懼」。這些旅行經驗,不論是驚險是溫馨,都是謝智翔心中「世界的模型」。

深入異國日常 化成「變色龍」學外語

不過,謝智翔可不是隨機選擇要去的城市或國家, 「我通常會花時間蒐集資料,包括先了解當地的人文概況及使用語言,擬定出發前的策略,然後才規劃地點,不論是城市或鄉鎮,會盡量選擇只說一種語言的地方,最好沒有外來語的影響。」因為謝智翔的每趟旅程都以「習得當地語言」為目標,所以必須慎選。

謝智翔說,自己從不受既定語言限制,而是學著像變色龍一樣,為適應環境而改變自己,所以無論到哪裡都可以很快「變成當地人」。他說:「我最大的優點就是親民和有耐心」,像是在厄瓜多學克丘亞語時, 謝智翔最常用的方法就是花一整天的時間,泡在選定的雜貨店或攤販跟人說話,「雖然語言不通,還是強迫自己和當地人聊天。」

一開始謝智翔會先比手畫腳地聊天,然後慢慢訓練聽力,「聽不懂也一直聽,像小朋友一樣地學習」。幾天之後,雖不懂克丘亞語的文法、拼音,但已經可以聽懂「吃飯、睡覺」等簡單詞彙。最後甚至可以與居民一起上教堂,融入當地人的生活。

不靠背單字文法 把學習語言變有趣

學習克丘亞語的經驗,可以說是一道分水嶺,讓謝智翔領悟到,原來學習語言並不是把單字用文法串起來就可以了,他說:「語言,應該是生活的一部分, 不僅要在生活中學語言,也要把語言用在生活中!」

在那之前,謝智翔學習語言的經驗也和大多數人一樣,花了數十年學英語,遇上外國人卻還是有口難言, 「有時候,就算自己用力在腦袋裡把中文翻譯成英語說出來,外國人可能還是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