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生是一場旅行,追求勝利者面對未來的方法,就像完全按照旅遊書規畫的觀光客。忘記父母師長大老給你的「理想成功模型」吧,靠自己的野性,找機會生存下去,當你愈想當人生勝利組,就愈覺得桎梏束縛,最後變成無聊的大人。

「面對未來,青年需要什麼能力?」這個問題許多人都在問,我們常在商業雜誌、臉書轉貼連結上看到這類文章。某些成功者會站出來,以自己過去的經驗為年輕一代提出建議,也有報導會直接調查青年的想法,做大樣本的民調統計。

不論哪種形式的報導,歸納出「青年需要的能力」卻好像沒有太大差別,成功者會告訴你,要有毅力、要努力、要有熱情、要有恆心等等;就連青年自己也會說出要獨立思考、要社會關懷、要有國際觀,才能在愈來愈嚴苛的競爭中勝出……每次我看到這些報導,都留下一種奇怪的感覺,並不是說這些答案有錯(誰也不能否認毅力、熱情、獨立思考的重要性),只是覺得太蒼白、平板,沒什麼生命感。

仔細思考之後,我才發現「面對未來,青年需要什麼能力?」這個問題,背後隱藏著更大的問題。

需要什麼能力,得看你想的未來是什麼

疑點之一:為什麼我們總是問「青年」需要的能力?卻從來不問「壯年與老年」面對未來需要什麼能力,彷彿他們已經沒有未來,或他們都很清楚如何面對未來似的。

疑點之二,需要什麼能力,得看你想變成怎樣的未來。但過去這些報導,多半是從「你未來要成為人生勝利組」的角度出發,也難怪歸納出的能力大同小異了。

仔細端詳「人生勝利組」這個概念,會發現它意外的貧瘠(這裡不是評斷勝利組的人,而是探討想成為勝利組的思維):首先取得好學歷、進一家好公司、拿到好職稱、有好年薪、找到好的另一半,這些事要在三十多歲前完成,然後……然後就沒了,之後的人生應該會像童話故事,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如果人生是一場旅行,人生勝利組面對未來的方法,就像完全按照旅遊書規畫的觀光客─隱含一個已知的未來,讓我們以為自己非常清楚要往哪裡去,而以前的人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們方向明確、早就知道自己要去那裡。

但請讓我們考慮另一種旅遊方式:理性的漫遊者─他並不清楚自己要去哪裡,只有個模糊的概念,等真正走到美麗的地方才知道過去每一步的意義在哪裡。他不是計畫的奴隸,由自己的嗅覺來指引方向,隨時根據旅途中得到的資訊修改行程,每一步都要做決定。

追求勝利組的觀光客,假設人的眼光是完整的,因此陷入難以修改的計畫中;漫遊者不斷在旅途中吸收新事物,容許自己浪費時間、發揮好奇心、走進不起眼的地方,遇到死巷子也沒關係,繞出來就好,不必因為走錯路就覺得很失敗,讓自己保持在隨時可以冒險、總是有另外一個選擇的狀態。

丟掉勝利組攻略,用自己的感官找出路

「面對未來需要的能力」這問題,其實很可能要反過來想:面對未來,青年最不需要的是什麼能力?最重要的,如果未來是未知的,那我們根本不應該把它當成已知,覺得只要按照父母師長、前輩大老給你的「人生之旅完全攻略」就能走向勝利組的目標。既然未來是未知的,那我們應該找回一些動物的「生存野性」,在迷惘裡自己找出路吧!

並不是說前人的經驗不重要,只是想生存下去,你需要的不是一份完美人生規畫圖(也不可能有),而是在旅途中願意嘗試錯誤的決心,以及有能力認出有利的結果、能分辨該捨棄什麼的判斷力。讓自己每遭遇一次失敗,都能獲得新的養分,因此每到了下一個地點,都比上個地點有價值。

始終有人說,台灣當年滿街都是機會,每個人都想闖出一片天,為何現在社會失去過往的衝勁?或許不是現代青年不想成功,反而正是因為太想成功,所以陷入人生勝利組的迷思,只能努力考上台清交、進竹科上班、買房結婚,否則就被認為很失敗。

然而,當我們擁有太理想的成功模型,忘記怎麼靠自己的野性找機會生存下去,愈是想當人生勝利組,就愈是覺得桎梏束縛,最後變成無聊的大人。

記得,無聊的大人永遠不會被問「如何面對未來?」因為他們沒有未來。

書籍簡介

書名:上班,辭職,還是撐下去?:一個職場倖存者的48個反向思考
作者:劉揚銘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6/06/27

作者簡介

大學念經濟,曾在商管雜誌當編輯,離職成為獨立工作者後,更常思考工作與職涯的意義。試著以邊緣人的角度觀察職場,提出另類觀點。一隻眼睛看經濟學、管理學、社會學,另一隻眼睛看制服美少女。現為udn鳴人堂、Yahoo專欄作者,努力寫文字在這個世界生存下來。

著作:《高校制服戀物論》
部落格:宅宅的一萬個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