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周刊》1496期封面故事「招聘740萬台灣青年」的製作,是從一名新創企業家的一句話開始的。

四月底的下午,這名新創企業家帶著一份簡報給我們看,指著簡報上清楚寫明的「5000萬元人民幣」台灣年輕人才創新創業專項基金,這是東莞台灣青年創新創業基地要提供給台灣新創的創業啟動基金。

就因為他一句「這筆錢就是針對台灣,要把台灣人挖光就對了。」商周團隊用三小時決定飛去東莞,隔天中午,我跟攝影記者人已經在東莞,跟著參訪團一起行動。

接下來是七十幾天的跳點採訪,以及累計共八十幾名受訪者和三十二個新創團隊,這些受訪者根據其目的,大概可以分成三種類型:要新創貨源的(需求端)以及提供新創貨源的(供給端),和居中仲介協調的中間人,中間人要的可能是介紹費、抽佣、人脈,也可能是政績。

這筆牽涉到上百萬人和數千億台幣的生意,在兩岸之間有多火熱已無須贅言,有趣的是,當我身為一名主跑網路新創線的記者,也被中間人給盯上,成為他們眼中的熱門搶手貨源提供者。

以下是我跟一名中間人的對話」:

「這門生意聽起來挺好賺的啊?」我說。 「對啊,我也可以跟你合作啊。事實是啊,我們沒有打算要獲利啊,頂多就是分擔成本,我們幾個會計師、律師來做合作啊,我覺得這些費用是可以攤平的,你如果找十家,可能有一百萬,這個費用花個十萬塊,我覺得應該是還好吧?」

他口中說的一百萬,是指中國政府給予「推薦示範團隊」的獎金,也就是介紹台灣新創給中國兩岸青創基地的人,俗稱人頭商。在整個採訪過程中,我不只一次被問到這個問題,「要不要一起?」、「有沒有推薦哪個團隊特別好啊?」,或許是我主跑網路新創線,手邊認識不少「貨源」,因此也成了他們眼中理想的生意夥伴。

我有些無奈地笑說:「不用了,我不做這種賣人肉的生意。」在許多人眼中,這些人,包括幫對岸經營孵化器和找貨源的台灣人,也許都是所謂的「賣台份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