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發生一件挺扯的事,某天我收到同事傳來的信,是一家老字號大型出版社的主編寫來的信,信件大致是這樣的,「御姊愛你好,我們即將為某知名圖文插畫家(擁有100多萬粉絲)出版一本跟愛情有關的圖文書,裡面引用了許多作家和電影戲劇的名言,引用時會加註名字,請你參考完稿如附,如有問題請與我聯繫。」

啊?這封信讀起來不像是請我授權,而像是一封告知:「嘿,老王,我們摘了你後院的瓜來吃,跟你說一下」,大概類似這樣的意思。

於是我點開附檔,不得了,其中某一整頁就是我的一段文句,然後標了我的名字,另外還有一頁是插畫家根據這段句子畫出的一整頁漫畫插圖。於是這本書200多頁的其中兩全頁便是「我的創作」以及「我創作的衍伸創作」!而根據排版後的完成度,看得出來已是差一步就可以拿去印刷廠付印的程度了,此時我心中真是訝異到極點,如果這本書一開始就企劃這麼做,從企劃之初到即將付印,短則需要三個月,長則為時半年,難道這半年從來沒有人想過應該提早取得我(和其他被引用者)的授權或同意嗎?

當然,我知道很多人寫文章的時候,會引用一些古聖先賢的名言,有的人已經作古,有的人是海外名家,有的是在滿滿文章裡引用一小句,要取得這些人的授權極為困難,若只是隨口提一句自然也是沒有非要授權的必要,但,如果你出一本書的主題與行銷賣點,就是創作者根據「他人經典名言」繪製而成,而且這個「他人」是活著的,跟你正在同一個時空居住於台北,而且還是正在線上的作家,難道事先打個禮貌的招呼很難嗎?如果彼此知會,說不定有機會互相推薦,不是很好?

沒有,不知何故,在付印前才來了這封信,除了告知,更像是理直氣壯地來要求你同意免費給用。

「親愛的XX主編,請容我提醒你,這樣(先斬後奏)的程序是很不尊重別人的做法,如果這書印了拿去賣,恐會有盜用牟利的疑慮,對你們的創作者相當不好...」我回覆了對方來信,並將信件CC給之前為我出書的出版社及我的律師。我當然也猜得出來,接下來對方肯定是以拉掉這兩頁不續用來回應。

果然,對方寫信來說,「不好意思,我們將會放棄這兩頁,我們也請教過律師,這樣的引用法律上雖有爭議但應該沒問題...」。我其實很想告訴這位主編,「法律」是保障權益最低的限度,「主動尊重」自然是比較高的標準。一位創作人,或是一家出版公司,如果連主動尊重同業都做不到,他的創作會有什麼高度?

最後我搜尋了一下這位插畫家的相關新聞,大致上沒傳出什麼其他盜梗盜圖的事,研判這次應該算是出版社的大意,於是便在盡嘮叨義務之後便暫時放下了。同為創作人,我非常明白走到成名之路何其不易,能夠最大限度的保護對方,我自然願意。

事實上在數位環境下,智慧財產權成為一件非常棘手卻又重要的命題,特別是盜圖盜梗的事情從來不曾停過,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只不過有的人刻度窄,有的人刻度特別寬。

多年前我曾經參加過一場餐敘,席間有一位因「截圖某知名動漫畫面+自創語錄」爆紅的部落客,我疑惑地問他「使用這些圖真的沒有著作權的問題嗎?」當時,他自信地告訴我「沒有,我都是截網路那些電視翻攝的圖!」雖然我不是法律專業背景,但還是覺得怪怪的,特別是當這些粉絲團開始營利或部落客本人因此獲得實質利益時,牽涉層面就更加複雜。果然不久後他就因為侵權的事情引發軒然大波。更不用說近期鬧得滿城風雨的人二事件,以及其他多位插畫家也遭遇被人惡意模仿抄襲的糾紛。

如果我們把網路看作是一個空間,這無疑是個全然自由開放講求高自律的環境,所有的一切都能輕易看到,輕易取得,連剽竊也是易如反掌,換句話說,這樣的環境也考驗所有創作人或出版機構天生的自尊。當你缺乏靈感、當你在截稿日之前還沒有想法、當你想撿別人已然成功的產品當庇蔭、當你好羨慕別人可以大紅大紫的時候,抄襲或盜梗便成為某些人炒短線走捷徑的方式。

沒錯,有些事情倘若真要訴諸法律不見得會成案,但作為一個創作人,我們可不可以不要用法律罪責當成底線?我們能不能學習多主動尊重別人一些些?我們能不能不要輕易跟自己的天賦才華投降?用剽竊盜用的方式認輸,這是創作者一生中最悲哀的事。

而我作為一位網路創作者(作為一位常常有人想來我後院摘瓜去吃的老王),只想誠懇地請求同業,能不能在你來摘瓜前,先禮貌的問一下?別摘了瓜拿回家後,才貼張紙條說,「嘿,我摘瓜了,給我吃吧.........蛤?不給就算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