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研究所找不到學生,滿街都是找不到工作的流浪博士,媒體探討這個問題的時候,常常會懷疑博士班的價值到底是什麼。

網路上常常看到一些對學術訓練之以鼻的文章,作者通常是所謂「企業菁英」,在他們看來,台灣的博士生被教授們強迫寫學術期刊論文提升教授的發表量,但是博士生寫出來的文章大家又看不懂,好像也不太實用,念博士班實在是個CP值不高的投資,不如早一點進入業界累積經驗。

但是「企業菁英」批評「博士文憑沒價值」是合理嗎?要回答這個問題,恐怕我們得先回過頭來問,一篇學術論文到底是什麼?

一篇學術論文的提出,得先找出一個在目前知識體系內存在的問題,作者得說服讀者這個問題真實存在,而且這個問題很重要,如果不去解決它,嚴重的話會影響人類知識的發展。

聽起來抽象嗎?讓我換句話說。

對於一位業務來說,銷售產品時,得先理解消費者生活中的匱缺,再來說服消費者買這個產品滿足生活中的缺乏,如果不買,消費者就覺得有損失!

也就是說,賣電視的廠商,要推銷產品的時候,要打廣告跟消費者提出電視機有某些問題(不夠清楚!看久了眼睛會痠痛!太耗電!)並且說服消費者,該廠商的電視通通都會解決這些問題,說服成功,消費者才會買單。這樣說,應該比較貼近我們日常生活了吧?

博士生就像是業務一樣,只是我們的「消費者」是整個學術社群,這種消費者的智商高又龜毛,隨便唬爛一定被打槍。

不過學術的推銷,只是一篇論文的的開始,作者還得找高品質的資料以及用嚴謹的研究方法來「證明」這篇文章真的會解決論文最初提出的問題(家裡還有髒衣物嗎?用這款洗衣精立馬清潔溜溜,這款可是洗過枕頭衣服棉被跟書包,每件都洗得亮晶晶),而且基於學術界的特性,作者有足夠的能力跟「消費者」溝通研究的成果。

換句話說,學術訓練的是:獨立提出與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良好的口頭寫作溝通的能力,這在現代的知識經濟應該有價值吧!

台灣企業經營雖然不認可台灣學術訓練的價值,但是我最近工作的一些發展讓我發現,荷蘭的廠商比較聰明,懂得運用學術訓練的人才幫他們解決一些問題。我研究的主要對象––歐洲職業足球,近幾年有一個大辯論,爭論是球場使用人工草地,會不會影響球員與球隊的表現。

荷蘭職業足球隊的主場是使用人工草地,許多球員抱怨在人工草地上踢球跟自然草地上的fu很不一樣,不習慣在人工草地踢球的球隊往往會在比賽中吃虧。

隨著球員的抱怨日增,我利用手邊的資料分析了在人工草地上的足球是否不一樣,在個人網站寫了一篇文章,順口問了一家報社對我的分析有沒有興趣,沒想到該報記者立刻回信說「資料很豐富,分析也很嚴謹,寫作方式也吸引人,你的文章可以在本報刊登嗎?」

文章刊登不久後,我就收到荷蘭皇家足球協會的邀請,請我做兩個關於人工草地的分析,我做完研究交出去,他們對我說「報告很清楚,分析也沒有問題,我們當時選你做這個project真值得! 」原先足球協會要請一家公司做這個分析,但是因為質疑那家公司分析師的水準,就請我這個受過嚴謹學術訓練的傢伙來幫他們做分析。

荷蘭的專業組織肯定我在台灣嚴謹學術訓練的價值,也是一種應該受到肯定及尊重的「專業能力」,可惜的是,這樣的能力居然沒有被「自己人」看見,而是被歐洲人看見了。

當然,念不念博士是個人選擇,這並不是一條適合每個人走的路。但在我看來,「唸博士沒有價值」的想法,真的是台灣企業界的損失,企業界不斷地抱怨台灣留不住人才,但同時又忽略台灣好學校培養出優秀的學術人才,豈不是很矛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