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部正在進行電業法修正,新政府在能源供應上,等於同時多線作戰,殊為不智,稍一不慎,則可能造成供電災難;至於說電力市場自由化後電價會降,大概只是合理化拆解台電的作為,不必寄望太高。

現有電業法規定,台電是唯一發、輸、配電垂直整合的綜合電業。修法讓電力自由化後,台電仍負責電網規劃、興建及維護責任,但開放民間業者參與發、售及代輸電業,最終則達到廠網分離。修法目的是說開放電力市場自由化後,效率可提升、用電戶更多選擇、競爭下電價會降、民間業者投入會讓供電更充裕且穩定。

聽起來確實是美難言,當然該儘快推動;不過,落實到現實面上,則恐怕未必如此。

台電是公營事業,一般而言,公營事業的效率不如民間企業,因此要說台電效率有多高、多棒,大概不會有太多人接受。不過,至少台電目前給出的電價,根據去年國際能源總署的統計資料,住宅用電是全球第3低,工業用電是全球第4低,而且在此低電價情況下猶有盈餘。在其經營成本超過9成都受燃料成本左右情況下,這種結果顯示台電的經營效率就算不是頂高,至少不算太差了。這種電價還有多少降價空間?

如果開放市場、引進民間業者之後,也許民間業者的經營效率高於台電,但也別忘了:民間投資者要求的投資報酬率也較高;必要時台電可不賺錢甚至虧本賣電,民間業者絕對不幹這種傻事。因此,以為電力自由化、效率提升後電價會降,坦白說,機會不大,倒是民營業者將本求利,拉高電價的機會還比較大哩。

當年油品市場自由化前,急於加入的台塑,創辦人王永慶曾誇口台塑油價會比中油便宜3分之1以上,可惜這個夢幻價格,台灣人從來未看到;倒是台塑油品上市後,高興的與中油一起形成油品市場的「雙頭壟斷」,雙方油價亦步亦趨─當然中油賺得少一點而台塑賺得多一點;中油迫於政治與政策任務,不得不壓低油價、賠本出售時,台塑二話不說把半數以上的油品出口獲利。

台塑作法沒有錯,這是典型的民間企業將本求利、追求最大利潤的「天職」,但你能寄望換到電力市場時,參與的民間業者都是吃齋念佛、滿心是愛、儘量壓低價格,來作公益的嗎?別傻了,所以別對電力自由化後降電價寄予期望。

至於說自由化後因民間業者投資加入,電力供應會更充裕而穩定,也是大有疑問。要有很多業者、願意拿著數百億來投資電廠,只有一種情況才會發生此事:獲利佳且穩定又有保證。這代表的是未來負責電網的「新台電」給予漂亮的價格購電,這代表的就是電價有上漲的壓力;如果不漲電價讓新台電吞下,其實就是納稅人在承擔。

而且,就算給出漂亮的保證購電價格,讓很多財團要投資電廠,最後也未必作得成、更不可能作得快。近幾十年來,台電規劃的新電廠、新機組、甚至「舊換新」的機組,幾乎都碰上環評與地方抗爭問題,民間來作也難以避免。

所以對自由化後,財團就會紛紛投入、快速增加供電的期待,最好能審慎務實看待。

電力供應是投資大、回收期長的公用事業,大部份國家的電力事業發展初期都是公營型態,但到上世紀80年代後期,由英國開始吹起電力民營化風潮,歐美不少先進國家開始走上電力自由化、民營化之路。不過一路走來,既有成功的案例,也有失敗案例─電力供應不穩、民間業者賺飽、消費者未享受到電價下降回饋等,最慘者是發生大規模停電、電價不降反而飆漲等。

新政府推動的「電業自由化、肢解台電」行動,社會大眾幾乎無人關心此事,因為「干我何事?」不過,這次修正堪稱是對台灣電力供應體系進行一次大手術,拆解掉台電事小,影響未來供電事大,其中涉及的廠、網、配、民間、台電、政府監理方等的權利、義務、利益分配、責任歸屬等,極度複雜又難解。

未來能投資電力事業者毫無疑問一定是大財團,網路上有一種流傳的說法,是說民營電廠(IPP)業者的20年合約即將到期,為了避免台電拿回當年給的好價格,就全力遊說自由化、肢解台電,以保衛其厚利。雖然此說法缺乏證據,但顯然民間仍擔心「肥了財團,瘦了民眾」;而由國外的例子看,自由化不是萬靈丹,對解決台灣電力問題更是不對症的藥方,新政府該審慎為之;更別在國內供電隱憂已現時動大手術,兩線作戰,必敗無疑。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