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出門旅行,想去買一個雙肩背包應付需要,其實我家裡已經有七個背包,有大的,小的,不大不小的,適合商務的,適合休閒的,商務休閒兩相宜的,雖然其中有一個頗適合這次旅行需要,我又嫌它沒有放水壺的側袋。

一旦打定主意,過去幾天中,我先花一下午逛商場,看中其中一款,為確保是最佳選擇,回家上購物網站做比較,用電腦和電話和數個廠家來回詢問聯繫後,又鎖定另外一款,為了確保新挑的那款是最佳選擇,我又跑了另一個商場去看實物。總之,長話短說,我最終沒買,打算出國後繼續我的背包探索之旅。

跟這個社會上的多數人一樣,我得了「流行性物欲症」,我的病因是旅行背包,許多人可能是更昂貴得多的名牌服飾、3C用品、時髦新車等,但這不代表我的病情比較輕,因為這些物品只是誘因,病原體是一樣的。

社會學家說,造成這個症狀有內在,也有外在因素,追求充裕的安全感和精美的滿足感是人的天性,社群生活形成的階級意識又令人們對「充裕」和「精美」做出日新月異的定義。另一方面,商業掛帥的社會,無所不用其極挑撥人們對幸福,快樂,健康,關愛的渴望,以致心甘情願掏錢購買和滿足這些渴望相關的產品或服務。

調查顯示,現代人擁有的物品比祖先們多出許多倍,卻沒有活得比他們更幸福快樂,此外,現代人的工作時間也比祖先們長得多,前人工作為求溫飽,越少越好,才能把時間精力留給家人朋友,或從事興趣嗜好。現代人刻意拉長工時,換得更多物質的同時,卻也模糊了工作與生活間的界限。說到底,人究竟為什麽要工作?

為了買東西!買讓我們過美好生活的東西,買讓我們展現關愛親人的東西,買讓我們獲得他人肯定羨慕的東西。工作為了買東西,為了買東西需要長時間工作。買,買,買,我們成天都在買,買了漂亮衣物卻沒時間找伴侶,買了高級球具卻沒時間上球場,買了新穎玩具卻沒時間陪小孩,買了豪宅卻沒時間住在裡頭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