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我和一群老外飛到新疆,雇車穿過天山,到達吉爾吉斯坦,之前我完全不認識這個位居中亞的小國。

我們從烏魯木齊飛到喀什,待了一晚,看完世足賽總冠軍賽,然後跨境,海關邊防告訴我,我是第一個從那裡穿越的台灣人。

今年6月下旬,大陸海協會長陳德銘率領台商考察團至青海、新疆,探索一帶一路商機。新疆憑藉其面向中亞、西亞、歐洲的區位優勢,正成為新交通樞紐。過去從東南沿海出口至歐洲貨品,未來可從新疆霍爾果斯穿越哈薩克斯坦直達歐洲,是一條快速通道。

一帶一路不僅是中國大陸連結歐、亞、非的戰略藍圖,也改變了國際貿易遊戲規則,對台商當然有吸引力,但若沒有中國大陸的支持,我們敢去嗎?

不要說做生意,連旅遊都不可能。連接歐、亞的土耳其是我很嚮往的一個國度,看到最近政變,趕緊打消了念頭。

小英新南向政策有兩大主軸:印度和東南亞,只是一帶一路其中一小部分。東南亞政治風險高,台塑越鋼死魚事件,原先被罰50億美元,最後降到5億;菲律賓有美國人撐腰,姿態越來越高。台灣連漁民都保護不了,更何況中小企業。

再來看歐洲:英國脫歐,法、比、德都成了恐怖分子的溫床,整個歐盟動盪不安,瀕臨瓦解,除了中國大陸財大氣粗敢進場抄底,台商只能作壁上觀。

美國呢?川普被提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喊出「美國優先」,全球化開始倒車。川普的目標是要把工作就業帶回美國,這對過去替美國代工的台灣不是一件好事。

小英說「和世界連結」,但我們現在才發現,「繞陸」的世界,竟是如此狹小和艱辛。

在自我感覺良好的幻覺下,我們走不出去,也引不進來。台灣已掉出大陸海外十大熱門旅遊目的地,還有人推出「中國客不來,寧靜來了」的廣告,再加上火燒車事件,無異雪上加霜。

這不是軟著陸,而是硬著陸。不只火燒車,更火燒台灣,你我都深受影響。小英尚未做滿三個月,但大陸對台灣的負面觀感,已創下歷史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