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以夢想為名的論壇中,我聽到的不只是夢想,而是找回你我的初心。

護士到底該做什麼

美珍在醫院擔任基層護理人員已經21年,升任護理長也有七、八年了,在北部的醫院工作,壓力大,責任也大。

學校畢業後就到醫院服務,她談到了多年前的某個早晨。

李媽媽喊著美珍:「護士小姐,等下醫生來的時候,可不可以給我多點時間,我想請教醫生一些問題。還有,您可以幫我換掉他弄髒的床單嗎?」

美珍笑著回答:「好呦,沒問題的。」

笑臉視線離開李媽媽後,馬上變回屎面,臉臭的跟大便一樣臭,美珍想:「病患這麼多,醫生哪有空給你多一點時間?我是護士,可不是來幫你把屎把尿的傭人。」

杜醫師上午巡房時,美珍反映了李媽媽的需求,杜醫師馬上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握著李伯伯的雙手說:「李伯伯,今天哪裡不舒服?我可以幫忙你什麼呢?」

隨後李媽媽與杜醫師的對談,醫師臉上從頭到尾都帶著微笑,沒有一絲不悅,這讓美珍感到十分困窘,愧疚自己為何如此沒有耐心面對病人家屬?為何如此看低自己的工作?

連續好幾天,美珍一直想著這畫面,感嘆自己的不懂事與沒耐心,杜醫師壓力比自己大這麼多,為何還是很有耐心面對每個病患與家屬,難怪人家這麼有成就,能夠得到病人、家屬與醫護人員的敬重。

接下來的日子,美珍改變自己的心態,盡量用「同理心」面對每一個病患與家屬,盡可能在忙碌的工作中,用對待自己家人的心情,面對每一位病患。

李伯伯辭世前一晚,她印象很清楚,李媽媽很難過,但也看出她即將放下重擔的釋懷與解脫,美珍與李媽媽一起幫李伯伯擦澡,用熱毛巾擦拭他身上每一寸皺褶的皮膚,她希望李伯伯往生時,能夠帶著人的溫度去到西方極樂世界。

李伯伯當晚就拔管往生了,美珍沒有後悔她為老人家做的每一件照料的大小事。

半年後,李媽媽也到醫院擔任志工,每每在走廊看到美珍,兩人還會話家常。李伯伯生前最愛的一幅畫,是他老年時創作的山水畫,也遵照他老人家的遺囑,送給了美珍當作禮物,謝謝她一年多來的悉心照料,讓他人生走完最後一程。

故事說到這裡,現場近百人多數早已哭成淚人兒。

回歸職業初心

這件事讓我想到醫療崩壞下,醫護工作者的辛勞,請大家先看看這段影片。

或許大家知道醫院被迫成為血汗工廠,導因於醫療系統下的健保制度、醫師大量出走、醫師成為被告比例最高的行業、超時工作下的醫療品質,以及護理人員的長期短缺、醫療資源不均等這幾個刻不容緩的議題,因正因如此,讓上述理由成為壓垮醫護人員的最後稻草。

身為一般民眾,我覺得以上議題或許都不如「醫院暴力」來得更令人寒心。醫療業被迫成為服務業,民粹加上自我意識抬頭,付錢是老大的心態,我覺得才是造成醫護人員大量出走的根本原因。

正因如此,當我聽到美珍的故事,才會格外感到動容與嘆息。

會後美珍告訴我,支撐她在第一線護理崗位的21年的動力,原來就是當時杜醫師緊握著李伯伯雙手時的畫面,讓她覺得「這就是愛,人與人之間最初的愛與良心」。

找回醫護人員的初心與醫心,找回身為病患與家屬的同理心,或許如影片上所說:「一句謝謝,能拯救一條即將死去的醫心。」醫療崩壞下的台灣社會,你我都有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