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台北出生長大,大學學的是統計,在石油公司工作;年輕時愛玩球類運動,不喜歡跑步和騎車;彈過一陣吉他,畢業就丟了;唸書時作文成績還可以,沒了作文課後就沒寫過一篇完整文章;工作常出差,但對旅行興趣缺缺。

離開職場十年來,未曾住過台北;經營部落格,出版六本和統計或石油都無關的書;一年花好幾個月旅行;每週固定跑步和騎車,年過半百騎腳踏車環台,跑完全程馬拉松;考上街頭藝人執照後,過去三年每週在愛河邊自彈自唱。

我不想說人的潛力無限,因為的確有限,否則我早成大文豪或周杰倫了,重點是,多數人的潛力根本沒有被發揮出來,沒發揮是因為不知道自己會做什麽,不知道是因為嘗試不夠,嘗試不夠是因為動力不足。年輕時唸書只為日後找「好」工作,進入社會汲汲營營,轉眼幾十年,早失去嘗試的熱情和勇氣。

看過電影「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嗎?其中有段情節敘述犯人在監獄蹲久了,被環境「體制化」(institutionalized),放出來無法適應外界,於是自殺。一般人在凡事講求功利的社會大染缸浸淫久了,很容易不知不覺間被它「體制化」。

有些人懂得在忙碌工作之餘,從事有益身心的活動,但多數人生活缺乏學習成長,嘗試新奇,原因正是由於無法從慣性的功利思維中自拔。譬如愛畫畫的因為不能開畫展而不畫,愛玩樂器的怕玩得不好被人笑而不玩,碰上週末假期寧願吃大餐或睡懶覺,也不願費力氣「玩」出自己。

這幾年有幾位和我年齡相仿的朋友陸續退休,問他們下一步打算,經濟條件早已超過溫飽線的他們,有人打算換一家公司做類似工作,或做兼職顧問,或繼續幫老東家忙,也有人打算到對岸去炒房地產,或潛心研究股票市場,只有極少數提到想發展自己的興趣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