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晚上十點,香港Red SoHo餐廳

我坐在一個真正稱得上是國際化的晚餐桌前:我台灣的大學學妹、她義大利男友、另外一對情侶來自愛爾蘭,然後坐我隔壁的香港女生是我學妹的朋友。我前一天抵達,來香港出差四天,今晚我是來和我最熟的學妹以及他未婚夫聚餐。

當其他人在聊天時,我學妹靠過來,我們聊起她最近的工作;

「你開心嗎?」我問,她在銀行工作。

「開心,但我不確定應該待在這個產業多久。這工作薪水很棒,但是我在做什麼?我只是在讓有錢人賺更多錢而已。」

我對此一點都不意外。我已經從哈佛商學院畢業三年了,我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我那些去銀行或是顧問公司的同學有超過一半都離職了。最終我們都在工作中渴求著更高的意義。

她看起來很困惑。

「那你希望你人生能做什麼?」

她頓了一下,看向遠方。突然,她哀傷的笑了,幾乎像是一個5歲小女孩一樣的說:「我想要當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我靠回椅子上,在我們對話被打斷前想著她的答案和我自己的人生。接下來我花了比較多時間跟她香港的朋友聊天,她答應說接下來兩天要帶我逛逛香港。我們約好明天晚上八點在置地廣場碰面。

第二天晚上十一點

在Zuma吃完晚餐,然後去蘭桂坊酒店喝了一杯之後,我們正在散步。她指點各個歷史建築和現在空置的摩天大樓解說給我聽。我們從蘭桂坊樓梯走下來,她興奮地指著前方的噴泉說那些就是吳彥祖電影「單身男女」中裡面的場景。我們在那坐了一下,享受香港接近午夜的空蕩幽靜。

「從22歲開始可能一直到32歲這段時期實在太令人困惑了。在我們人生此時,什麼才是我們在職場中追尋的呢?」她說。

我訝異的看著她。在過去一個月中,我跟四個不同國籍的人有類似的對話。如果我們要選一個最能反應我們這個世代的問題的話,或許就是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