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就是金錢,如果可以選擇,每個人都希望能盡快完成老闆交辦的任務,效率往往是判斷能力強弱的標準之一。不過,有時候,快不見得是好事,貪功冒進是兵家大忌,緩下腳步步步為營,反而能拿到最後的勝利。在歷史上,反敗為勝者例子不少,三國時代的司馬懿,堪稱是「烏龜哲學」的代表。

史書記載,司馬懿有「狼顧之相」,就是身子不動、腦袋卻能完全轉到背後,這樣的面相被視為心懷叵測,有謀反之心。但很有意思的是,司馬懿馳騁狼子野心的方法,卻是很烏龜,總計司馬懿一生,用了很烏龜的三個方法:

一、不要急,慢慢來比較快

在職場上誰都想當兔子,因為先佔先贏,但司馬懿反其道而行。建安六年,曹操擔任司空時(位次於三公,與六卿相當),聽說司馬懿名聲不錯,想徵召他來麾下任職,但司馬懿完全不想為曹操做事,稱病逃過一劫。7年後,曹操當上宰相,對司馬懿下最後通牒「再推辭不從,就抓起來關」[1] ,司馬懿只好乖乖就職。

照理說,司馬懿在不甘願的情況下,應該消極抵抗,可是他反而盡心輔佐,不僅和太子曹丕維持很好的關係,後來還當上丞相主簿,也就是曹操的幕僚。多疑的曹操,也曾疑心司馬懿胸懷大志,特別提醒曹丕「司馬懿不是甘為臣下之人,日後必定干預我們曹家的事。」曹操幾度想要殺掉司馬懿,但都被曹丕力保下來,司馬懿知道自己遭到忌憚,表面上更加盡忠職守,曹操因而安心下來。

司馬懿前後花了10多年的時間,取得曹丕的信任,不僅保住一條小命,也保住他日後掌握大權的一線生機。這意味著,不得已來到討厭的新主管身邊,並不代表不能取得信任,反其道表示忠誠,或者拉攏新主管的人當護身符,反而能扭轉劣勢,大展長才。

二、認清自身優劣,退而求其次

「選邊站」常常是公司派系鬥爭所需面對的問題,同樣的疑難,也曾落到司馬懿身上。

司馬懿這麼優秀,卻從來沒真正受曹操重用,原因是打從一開始他進入曹營,曹營就人才濟濟,且不說曹操接受荀彧「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奇謀,就說荀攸、賈詡、郭嘉在官渡之戰的出色表現,都遠非初來乍到的司馬懿所能望塵莫及。無論是功勞或苦勞,司馬懿都沾不上邊。雖然司馬懿也進獻過不少計策,但曹操並不真的言聽計從,時而採納,時棄而不用。這一點,司馬懿也很清楚,但此時的他還有一個更大的考驗,就是曹操接班人的派系鬥爭。

表面上曹丕是太子,繼位是必然,但以當時局勢來看,大夥兒都心知肚明,跟著曹植更有前途。儘管司馬懿與曹丕交好,但並不意味著他非得站在曹丕那邊不可,要知道,當時繼承人之爭攸關身家性命,選錯邊不僅前程不保,還有性命之憂。如果司馬懿想投靠曹植,大可用臥底的身分投誠。

司馬懿在局勢最艱難的情況下,選擇了曹丕,那正是他認清自身優劣與局勢的結果。司馬懿評估,跟在曹植身邊,他很難與楊修等人爭雄,反而是跟在曹丕身邊,他比較有大展長才的空間。他選對了,後來果然成為曹丕重用的班底。

這個經歷告訴我們,在面對派系鬥爭時,貿然投入形勢較好的那方不是最好的選擇,必須評估自身能力優劣、在派系中地位,以及原有經營的優勢,選擇真正有利的陣營,反而能獨佔鰲頭。

三、必要時就當縮頭烏龜

儘管曹丕重用司馬懿,但卻沒機會接觸軍權,原因是曹操為曹丕留下不少名將,包括夏侯惇、曹真、張郃、曹休、夏侯尚、徐晃等人,在威震胡人及伐吳制蜀上,都立下不少汗馬功勞。所以司馬懿的主要工作是鞏固大後方,直到曹丕死後,司馬懿才能以顧命大臣身分,展現他在軍事上的天分。然而在領兵抗蜀時,卻碰上生平最強的對手諸葛亮,幾次交鋒都輪番敗陣。

諸葛亮六出祁山時,司馬懿選擇當縮頭烏龜堅守不出,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只等諸葛亮糧盡自退。這一招果然讓諸葛亮急了,當時諸葛亮的身體已經是強弩之末,諸葛亮為了激戰,特別送了一套女人的衣服給司馬懿[2],譏笑他就像女人一般,這下子,司馬懿的屬下全火了,紛紛要求出戰。

坦白說,諸葛亮這招當真陰狠,他算定司馬懿堂堂魏軍統帥,肯定無法再隱忍下去,魏軍如果繼續堅守不出,只會內鬨不休造成士氣瓦解,那蜀軍便可伺機大舉進攻;如果司馬懿受激應戰,那也一定打不過做好萬全準備的蜀軍。

但偏偏司馬懿既沒選擇一戰,也沒有不戰,他選擇了「拖」。司馬懿對屬下說「我們將要一戰,但必須經過皇上同意,我已經連夜兼程派人請示,在此之前,請大家提高警覺,做好戒備。」可以想見,當時屬下一定轟然叫好,如此一來,既維持了士氣,還可以嚴加戒備,讓諸葛亮無機可趁,也就是這一招,拖到諸葛亮病逝。

這告訴我們,在職場想往上爬,不能躁進,適時當個縮頭烏龜,有時反而能腳踏實地,保有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