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國未來學大師托夫勒過世,他最有名的著作是《第三波》,在40年前就精準地預測了信息革命,描述一個全球化的信息村,透過共同興趣而非地理界限形成社群。

托夫勒說,變革正像雪崩一樣落在我們頭上,大部份人都完全沒有準備好去應對。

未來世界遠比我們想像的複雜,說比做容易。小英的經濟發展模式著重「創新、就業、分配」,以「三個連結」(和全球連結、和未來連結、和在地連結)來推動五大創新。

問題在哪裡?全球化和創新,相對於就業與分配,是兩股完全相反的力量。今天所得分配不均、低薪問題嚴重、中產階級消失,很大一部分是全球化和科技創新的結果,這不是國民黨的錯,也和中國大陸無關。

民進黨自認為是勞工與正義的使者,但反而創造了更大的勞資對立。上周中小企業總會理事長面見小英,提出五大疑問,質疑政府對中小企業無戰略性政策,只談勞工權益將重創中小企業前景。

不管你是藍領還是白領,面對現實吧!未來工作只會越來越少。根據Forrester研究報告,2025年以前,美國將有1,200萬個白領工作被機器人取代,高重複性的工作如客服人員和辦公室行政人員最有可能被取代。國際勞工組織(ILO)也表示,未來20年內東南亞五國逾半勞工將因自動化而失去工作。

機器設備的「自動化」,將造成很多藍領工作流失;但電腦軟體的「智能化」,可能會衝擊白領。以往許多簡單決策,需要人來執行,但當電腦把決策流程系統化以後,就可改變工作方式,部分「師」(教師、理財師、醫師、會計師)的工作會被機器取代,「工業4.0」可能會逐漸衍生成「辦公室4.0」。

我們面臨的是「智慧」(smart)大浪潮:智慧金融、智慧醫療、智慧汽車、智慧家庭…智慧的代價是工作減少,「智慧+」等於「就業-」。創新有可能帶來新工作,但其減少傳統工作的速度絕對會超過增加的速度,光司機人數就會少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