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中小學教師在教學上的共同煩惱是:現在對學生,既不能打,也不能罵,根本沒辦法督促學生學習。老師耗盡心力,卻連維持秩序安靜上課都很勉強!有些教師乾脆放棄管理,各自為政。

Judy老師卻沒有這個困擾;她擔任小學老師這八年內,學校公認的棘手班級,問題學生,竟然都可以服服貼貼,認真學習而有向心力。

不必發怒責罵,更不該冷漠無視,效果可能更好。

玩愈多,學得愈好

Judy從來都不逼學生用功讀書,但是整體成績總會節節提升。她的法寶是:帶學生出去玩。

「我每個月都辦校外教學,超開心!」為什麼不斷辦校外教學,學生的成績會提升?不合理啊。

「因為小朋友們都超想出去玩,我就可以和他們談條件:那你們要考好啊,你們沒考好,說我沒有把你們教好,我就沒辦法帶你們出去玩了。」Judy帶著「計略成功」的笑容說:「小朋友聽到這個,學習和讀書都來勁了,上課超認真,還互相幫忙。」

她發現:只要能深入了解學生想要的,老師就可以和學生站在同一陣線,當雙方目標一致,學生可以遠比老師期待得更加主動、極積、配合。而學生想要的,不是分數,不是獎狀,甚至不是請他們喝飲料吃點心。

缺少的,老師加給你

其實很多學生在等待的只是老師很真誠的關心、支持和肯定,尤其是那些被認定為「比較差的學生」。

「當有些學生表現不好的時候,我絕不會責罵他,我會儘量找機會誇獎他。他試著回答問題但算答錯了,我就要鼓勵他舉手嘗試;他考試從40分進步到42分,我會誇他:你進步了!下次可以進步更多!」

許多老師都會刻意親近那些表現亮眼的同學,Judy反其道而行,哪個學生是成績、人際關係上的弱勢,她反而找各種機會親近他們。

「例如,花花同學是班上的邊緣人,我有時候要用筆電放影片給同學看,我就走下講台,不著痕跡地蹲到花花旁邊,借用她的桌面放電腦,要大家圍過來看,花花看得最清楚,放映的時候,我還和花花小聲講悄悄話。花花當然覺得好窩心啊,其他同學發現老師重視花花,也會對她比較好。」

「當我常常主動接近這些學生,他們的成績和各種表現都會變好,因為他們想:老師站在我這邊,對我這麼好,我不能讓老師失望。」

Judy對弱勢學生的關心和理解,可能來自她本身的經驗。「無論單親、外配,還是破碎家庭的小孩,我絕對不歧視他們,」Judy常常和這樣的學生或他們的家長說:「我自己就是單親家庭出來的,而且我超笨,超不會考試,大學重考過⋯沒有一個孩子會因為家庭或成績,在我的班上受委屈。」

家境有困難的學生,Judy有時會買小禮物塞到他們的書包裡,夾上一張小紙條:「給特別的你~但是請不要在班上拿出來,免得造成老師困擾喲!」

「那些高年級的學生他們都懂,一次都沒有在班上公開拿出來。但他們回家前,常常伸手到書包裡,摸著小紙條,然後和我相視微笑,很開心地回家。」

權威退場,成長發生

在Judy的經驗中,要帶好一個班級,要讓學生配合、聽你的話,認真學習,重點從來就不在「權威」。相反地,重點是站在和他們一樣的位置,同理和感受他們,他們最想要的是什麼,他們需要的是什麼?有時候是玩樂,有時候是關心,有時候是支持…

「當你帶給他們真正需要的,他們知道你真的關心他們,在意他們,和他們站在同一邊,小朋友們永遠會正面回報你。」Judy說,「教學這麼多年,我沒有遇到一個小朋友天生是要和老師搗亂的壞蛋。當你和學生的關係正確的時候,學習與成長總是會自然發生。」

==================

「學與業壯遊」專欄作者謝宇程,最新著作《人才,自造者》,針對現實的重新思考:在快速變動的世界,這個時代的年輕人該如何找尋目標,什麼是合適的學習策略。7/21銳利上市。「學與業壯遊」的讀者們,請再等候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