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敬佩那些放棄高薪去追求夢想的人,但如果只是喜歡種田,對農作物有感情的農人,我們卻不會產生同樣的敬佩。就像班上考試成績最好的同學跑去畫畫,大家都覺得他真是才藝雙全,但是很會畫畫也喜歡畫畫,只是成績不好的同學,並不會被大家肯定。

談到職涯選擇,有一種新聞很引人注意:「科技新貴放棄百萬年薪,回鄉當小農」或是「七年級生勇敢捨棄外商工作,創業開咖啡店」,類似這種「優秀工作者把成就放在一邊,去追求自己願望」的故事,我跟大家一樣,每次看到都心生羨慕,覺得這個人好厲害!

然而仔細想想,為什麼非得放棄百萬年薪去種田,大家才認為他很厲害,難道直接去種田的人就不厲害嗎?你會不會覺得這背後的邏輯很奇怪?

看待成功的標準,太過單一價值

「『放棄』百萬年薪回鄉當小農」會成為新聞話題,隱含的假設是:百萬年薪比起小農是更好的選擇;同樣的道理,在社會普遍的價值觀之中,在外商公司當主管也比自己創業開個小店更有成就-否則也不需要「勇敢捨棄」了。

正因為我們心裡都存在以上的想法,才會敬佩那些「放棄客觀成就,追尋主觀夢想」的人,另一方面,還很羨慕他們已經賺到足夠的錢去圓夢,而我自己還在努力賺錢,薪資或職位都比不上他們。

可是,對於那些無法在職場中成為百萬年薪、外商主管的勝利組,只是一開始就喜歡種田,對農作物有感情的農人,我們卻不會產生同樣的羨慕和敬佩。這種感覺,就像班上考試成績最好的同學跑去畫畫,大家都覺得他真是功課與才藝雙全;但反過來,很會畫畫只是成績不好的同學,並不會被大家肯定。

這個社會,好像你非得先證明自己在主流價值能獲得成功,才能去做你真的熱愛的事。當我說:「我放棄幾百萬年薪,去圓夢開民宿」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我很厲害。可是當我說:「我在鄉下地方開民宿,雖然賺不了什麼錢、維持生存也很勉強,但我真的做得很投入又愉快」的時候,大家只會覺得我很辛苦。

銀行帳戶裡的薪水、名片上的公司和頭銜、最能賺錢和最國際化的產業…仔細想想,我們對於「成功」的界定非常單一,狹小得有些可怕。

「對,我不會念書,賺不了大錢,我進不了大公司,也沒有管理幾千幾百個員工,在全球化競爭之下我只是渺小的一粒沙,但我在做我喜歡而且擅長的事。我很快樂,我也覺得自己很厲害。」在我們能驕傲地說出這句話之前,台灣還稱不上什麼多元社會。

失敗也無妨的社會,才是真正多元

另一個奇怪的地方是,我們對於「勇敢捨棄陪家人的時間、去追求百萬年薪」、「放棄健康的作息,每天工作十二小時當上高階主管」的行動,不但習以為常,還是整個社會都在鼓勵的方向,想想實在很諷刺。

逢年過節我們都被長輩提點,家人才是最好的避風港,健康才是最大的資產(健康是一財富是零,沒有前面的一,後面再多零都是空談…等等)但是你一定要努力離家辛勤工作,比起健康更在乎事業,才是成功該有的樣子。

就像你得先拿到百萬年薪,回鄉種田才是新聞;你也要先「成功」,才會有人來請教你維繫家庭生活和養生的祕訣。即使你身體健康、家庭融洽,但只要事業不有成,就不會贏得尊敬的眼光。

我真心期待有一天「放棄夢想去爭取百萬年薪」才會成為新聞,學畫畫的孩子不用被要求考試一百分,愛煮菜不愛讀書的也是好孩子,不會賺錢但可以把水果種得很好吃的人能上雜誌封面,不用高談他的果園營業額多高獲利多少,而是講他如何在果樹間享受人生。

一個承認自己「失敗」也不會怎麼樣的社會,也許每個人都是成功者。

書籍簡介__上班,辭職,還是撐下去

書名:上班  辭職  還是撐下去?一位職場幸存者的48個反向思考
作者:劉揚銘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6年6月28日

這是一本探討工作的意義,工作與生活,工作與生涯,工作的方式,以及工作者如何面對工作這件事的書。由一個在職場中迷失過、受傷過、放棄過、悔恨過、好不容易倖存下來的工作者,重新思索工作與職涯,試著從另類角度觀察職場,去探索那些主流成功學以外的生存之道。

──找尋工作的意義

賺錢重要還是夢想重要?為什麼年輕人找不到好工作?熱情消磨殆盡怎麼辦?工作與生活有可能平衡嗎?想離職又不知道要換什麼工作?

──改寫成功與失敗

三十歲真的要做到那些事嗎?勝利組與魯蛇的區分有意義嗎?想當第一名還是學著做自己?不出國就是沒踏出舒適圈嗎?

──用創意思考職場

上班偷懶有助工作效率?無聊放空反而更有點子?面試問題為何總是無趣?苦幹實幹的人拿不到高薪?補滿缺額肯定有人離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