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調查機構日前公布一份外派亞太地區薪資統計,台灣名列第13,只贏3個國家─斯里蘭卡、巴基斯坦、馬來西亞,較去年下滑1名,而且從2012年一路下滑,更較中國低了台幣223萬。這個調查顯示的不僅是台灣低薪資問題,更嚴重的是邊緣化的隱憂。

國際人力資源研究及分析機構(ECA International)公布的數據,是跨國企業外派亞太國家的中階主管薪資,通常包括現金報酬、福利以及稅務等3部分。結果是外派至台灣的員工薪資為每年22萬1000美元(約新台幣714萬元),在過去1年減少了6%。

影響外派員工薪資高低因素很多,包括當地薪資水準、生活成本高低、甚至包括稅務的差距。正面看或許可說台灣生活成本較低,企業對外派到台灣員工的福利津貼成本幾乎只有香港的一半,儼然是吸引跨國企業來台的重要誘因。

不過,台灣生活成本較低、整體薪資水準亦低,已經快20年皆如此,但近5年的名次卻逐年下滑,甚至薪資是負成長,真正的原因可能更讓人憂心:台灣的市場與地位越來越不受重視,許多外商甚至跳過台灣,這是邊緣化的隱憂。

跨國企業在亞洲的佈局,大部份是把日本視為獨立部門,因為日本市場大且屬先進國家市場;其餘亞太國家再一起列為亞太部門。日本原本就薪資高、生活成本亦高,在調查中長期高居第一名,中階管理人員在日本的外派薪酬為每年32萬9000美元(約新台幣1063萬元),此結果並不意外。

但中國卻在2013年就超越生活成本高、平均薪資(及國民所得)也高的香港,就相當特別。中階管理人員在中國大陸的外派年薪酬超過29萬美元(約新台幣937萬元),比去年增加5%,是今年在亞太區漲幅最大的地區。而居第3名的印度,雖然所謂的薪資中包括的稅項高到近一半,但其平均國民所得則甚至比中國還低,生活成本亦較中國低,跨國企業顯然都願意支付這部份的原本。

為什麼?原因就在中國、印度是全球所有企業都看好的大市場,同時也是重要的生產基地,跨國企業願意「下重本」經營耕耘。

回頭看台灣本身,2300萬人的市場雖然稍小,不是吸引跨國企業最重要的原因,但有生活環境較好、成本較低、法治健全、人才素質不錯等優點,應該有吸引力才對。但近5年卻是名次滑落、薪資甚至衰退,原因除了台灣在法令與制度上對外籍白領來台工作的規定過嚴外,2008年曾經有的「兩岸和平紅利」、兩岸ECFA簽訂後期待的「Chiwan」(指兩岸經濟與產業合作的效益),外商利用台灣作為進軍中國市場的跳板等,最後都因種種因素未發酵。

反而是中國加速開放,讓外商越來越是跳過台灣、直接進入中國;台灣內部投資環境惡化,也讓原本在台外商離開,原本可能放在台灣的「亞太總部」紛紛移到它國。台灣在外商眼中的地位,可以從讓人「悲傷」的外國直接投資(FDI)金額看出。

根據聯合國2015年底公布的《世界投資報告》,台灣吸引FDI的金額在全球211個國家或地區中,排名倒數第5,只有區區的28.3億美元,在亞洲國家中只贏過北韓與巴基斯坦。不要說遠遜於每年吸引FDI超過千億美元的中國,與香港的1032億美元、新加坡的675億美元相比也只有其「零頭」不到,甚至相較越南的92億美元也只有其三分之一,比之菲律賓的62億美元亦只有其二分之一。大概沒多少人會覺得這是一份光釆的成績吧?

每個國家要經濟能發展,都需要充足的投資,包括公共投資、民間投資及外資的投資─投資不僅增加當期的經濟成長,也蓄積未來的生產與成長動能;後進國家固然需要帶來管理與技術的外資投資,以協助經濟成長與現代化,先進國家亦受惠於外人直接投資,美國就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外資投資國。

而由跨國企業外派台灣員工薪資的變化與排名,再看看台灣讓人「驚駭」的吸引外資能力,台灣似乎日漸從外資投資的「雷達」上消失,邊緣化危機讓人擔心。新政府如果無能改善,又把原有本地的民間投資嚇跑,未來幾年台灣的經濟是難有表現了;經濟如表現差,薪資水準要成長也難。這應該是比「一例一休」還是「兩例」等問題,對勞工的影響更大吧!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