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收錄於英語島www.eisland.com.tw
本文作者 翁士博

朋友都不相信我在非洲的生活費遠比在台北高

貧富差距不是新聞,台灣經常看到民眾走上街頭,抗議財富分配不均。不論你怎麼切,80%對20%計算,或是1%比99%,都能輕而易舉證明:前端的極少數有錢人,擁有的財富遠高於經濟後段班所有人的財富總和。這是個嚴重的問題,也是國家不安定的因子。但換個角度想:還有人走上街頭抗議,代表情況還沒差到極點!

走上街頭也是需要開銷的,白布條、擴音器、服裝、傳單…花錢外,還有時間成本。換言之,有能力舉辦或參加示威的民眾,至少還不至於生活在赤貧之下三餐不繼,或者,稱得上是中產階級。在薩哈拉沙漠以南的西非地區,鮮少聽聞民眾抗議貧富差距。在寂靜背後,隱藏更巨大的財富分配問題,貧窮者窮到發不出一點聲音,社會根本不存在中產階級。

「越是經濟貧脊的地區,越是沒有中產階級」

越是經濟貧脊的地區,越是沒有中產階級,只有天堂與地獄,中間地帶宛如真空,如此的經濟體質,讓許多國際知名廠商搖頭嘆息。曾說非洲是一塊處女地,是全球經濟的未來新秀,估計到2050年,非洲人口將成長一倍,到22億人之譜,且大半是年輕人,企業建廠投資應大有可為。但實際情況並不樂觀,人口多,不代表消費能力強,沒有中產階級的社會,經濟體質相當嬴弱。

特殊市場現象:為了獲利,商人選擇捨棄中產階級市場

貧富大斷層,形成特殊的市場景象。銀行業蕭條,有錢人的錢存國外,窮人身無分文哪有錢存。餐廳只有昂貴西餐廳,吃不起的人就只有路邊攤可以選擇。

可口可樂在非洲獲得民眾一致地喜愛,快速地取代當地傳統飲料的地位,婚禮、慶典、公部門研討會,賓客人手一罐可口可樂的畫面越來越常見。雖然受到歡迎,無奈還是賠錢,因為銷售數字仍不如預期,商店用促銷來清庫存,窮人還是買不起,而有錢人並不熱衷喝可樂。

雀巢公司去年宣布終止在非洲的建廠計畫,大幅裁員,原因是高估了非洲的中產階級發展力道。雀巢在其他國家的成功,中產階級的消費功不可沒,從咖啡、甜食到巧克力,都是中產階級日常生活裡的小確幸。然而,非洲卻沒有成為如歐美、亞洲般的大經濟體。進入非洲市場十年來,投資幾百億台幣建廠和加開生產線,雀巢仍屢屢賠錢,占總人口不到10%的中產階級無法增加銷售額,且沒有成長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