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5歲年紀的人常常會有個共同的對話:「我媽昨天晚上開始用臉書了!這太恐怖了!她已經加我好友,但我還沒回覆。我該怎麼辦?我不想她看到我所去的趴踢和瘋狂的照片。」

或是:「我最糟糕的惡夢發生了。我爸在開始學習如何使用臉書,然後上傳我每一張尷尬的照片。事實上,他現在非常喜歡這件事,每次他分享他昨天作的事情,或是上傳跟他朋友的照片,會立刻問我有沒有看到,如果我有的話,為什麼不按讚?這太恐怖了,我現在在考慮是否該為了這個設立一個假帳號?

我不能夠刪他好友,因為這樣一來會讓他受傷,他可能會生氣,但我不想要我的父母或是家族長輩看到我生活每個片段、每個情緒,每個只是給朋友看的搞笑評論。」

像這樣的有趣對話好像常常發生,很明顯在社交媒體部分,每個新世代都有一個他們自認為專屬於他們的科技或平台,是屬於他們的身份認同,而當老一輩的人開始入侵這些年輕人認為屬於「他們」的空間時,很多緊張關係和世代問題就開始出現。

從一個局外人的角度來看,聽你的朋友講這些事情會很有趣很好玩。但從一個大公司角度來看,有時候這種世代行為差異,可能會成為一場夢魘,摧毀你的事業,即便在企業操作上,你公司沒有做錯任何事。

幾個月前,Yahoo宣布他們可能要出售,並開放給大公司競價。最後的買家還沒宣布,但在國際媒體上,早就有很多不同的原因分析為什麼Yahoo近年表現不佳,從缺乏明確的方向,搞壞了很多昂貴而且本來潛力十足的收購,到持續在不同市場落後給其他更創新的公司如Google和臉書。

但是在台灣,Yahoo待價而沽的新聞對於某些老一輩人來說是很吃驚和震撼的,那些人從最早開始上網就用Yahoo,而那些在網路產業以外的人依然認為Yahoo是一個相對年輕的公司,依然在最前面,依然很創新。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無法理解為什麼連Yahoo都要出售。

許多年紀在40到60歲的人,都有一個電子郵件是@yahoo.com.tw結尾。Yahoo可能是老一輩人去設定個人電子郵件的第一個地方。但對於很多25~40歲的人來說,電子郵件可能都是@gmail.com結尾。而更年輕的人來說,他們可能會更常使用臉書而不是電子郵件。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MSN或其他影響力開始逐漸縮減中的早期平台。公司的服務可能沒有什麼根本上的問題,但當更新、更酷的服務和平台出現,如果原先的公司過於自滿,應變太慢,那麼滾雪球一般的反應可能會快速出現,在短短幾年內,可能會從最酷的網站變成待價而沽。

這個改變會隨著新的創新企業出現越來越快,而變得越來越快。當新的科技出現,老一點的公司會開始很難趕上。

上週,我們公司受邀出席新加坡一場數位新媒體研討會,台上是關於全球社交媒體未來趨勢的學術研究人員。他分享了這個重要發現:

「如果我們檢視一下數字,你會看到對於更年輕的人,像是不到25歲或20歲的人,有越來越高的比例他們不太使用臉書甚至根本沒有帳號。這個事實是臉書最大的惡夢之一,就像是之前的Yahoo、MSN或是MySpace,它可能很快就要變老或變不酷了。臉書現在已經超過10歲了,而對於年輕世代心中,尤其是在科技上,10歲已經非常老了,幾乎算是古董了。

根本上來說,臉書的服務沒什麼問題,他們每年也都持續介紹新產品維持創新,但他們正在失去年輕的使用者。當然,原因有很多,像是Snapchat或是其他通訊軟體的崛起,或是臉書的內容太混亂了等等,而在許多調查中,什麼是那些不想使用臉書的年輕人最常提到的原因?因為他們的父母在上面。他們要嘛就是不想要加入一個『上個世代』的平台,不然就是他們不想要他們的隱私被老一輩的人入侵。」

你可以想像嗎?當我們對其他有類似臉書問題的企業提到這些發現時,他們許多資深主管都特別震撼和沮喪:

「你能做什麼?你要如何對抗這個或是創新的速度夠快到被再次認為很酷?在一個成立10年就被認為很老、很慢、已經是上個世代的產業裡,你要如何反應?」

隨著新技術出現速度越來越快,社會發展也變得越來越快,像這樣的情況只會越來越常見。對我們來說,永遠謹慎和謙虛是非常重要的。只因為我們現在很大或成功,不表示我們在5年後也能夠依然如此。如果我們不持續投資未來,每隔幾年就重塑自己維持領先,短短幾年的時間內,我們就可能從一個每個人都想加入的最酷公司,突然變成尋找買家的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