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四月回台灣,跟朋友約在台北的一家親子餐廳。坐下來除了吃飯話家常,最後話題還是會繞回台灣和以色列教養的不同之處。

當時剛發生一件媽媽因為小小孩在公車上吵鬧而被乘客「請」下車的新聞。有些人會覺得如果父母管不好小孩的吵鬧就不要帶出門,不然坐計程車好了,為什麼要去吵到一般人的寧靜。

我回台灣的旅程中,有一段是航程要轉國外線。我單獨跟一個陌生中年婦女坐在一起。隔著走道是一家三口,小孩3歲左右,已經有自己的座位。45分鐘的航程,小孩斷斷續續哭泣加尖叫了60分鐘(還沒有起飛到降落後,他沒有停止過他的高聲貝)。

我在旁邊看到父母兩個人、空服員從頭到尾一直忙著照顧小孩的情緒,最後還故意不理他,但小孩就是無法停止吵鬧。

就算是在以色列,就算我是幼教老師,這種狀況也是極端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一路上聽到尖叫就扶著額頭的中年婦女,突然開口說:「還好這是短程飛機!」

「如果是長程,妳會怎麼做?」我笑著問。

她幽默的回答:「跟空服員借跳傘自己跳下去!」我們兩個相視而笑!

「如果在台灣發生這種事,會有人跟空服員借跳傘,請這家人跳下去嗎?」我開玩笑的問著朋友。

話說到這裡,我們所處的親子餐廳,突然傳來小孩的尖叫聲。我們坐在地下室,一半的空間為遊戲間,有塑膠滑梯與玩具,另一半空間為用餐空間。其中沒有真正的間隔,方便小孩兩邊穿梭。一群看似五歲左右的孩子,似乎是覺得在密閉空間鬼叫很好玩,一個叫了之後,其他人就一起跟進。第一聲尖叫後,就跟著此起彼落。期間其他桌的大人沒有任何人出面說一句話,彷彿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我家老大皺眉頭的跟我說:「他們這樣大叫真是令人不舒服,他們不知道這樣會妨礙別人用餐嗎?」

我回答道:「可能因為這是『親子餐廳』,大家都覺得吵沒有關係,所以大人沒有適時介入,告訴他們不可以這樣。」

此話一出,剛剛聽我提到要多包容小孩在公共交通運輸工具上吵鬧的朋友,馬上就困惑的問我:「那妳的標準是什麼?為什麼在飛機公車上吵就要包容,反而在親子餐廳吵妳覺得這樣不對?」

換句話說,自由與放任的界限,到底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