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人,像一顆子彈,知道自己的去向。
魯蛇們就像落葉,風吹哪就往哪飄。

勞工要不要多七天假,到底有什麼好吵的?

不但吵來吵去,而且吵那麼久,活像一堆幼稚園小朋友在搶不到幾塊錢的糖吃,甚至吵到連工商大老,尤其是身價千億的郭董,也跳進來管這種小事,還臭著臉嫌勞工假太多

老實說,郭董的多言讓我很驚訝。

在我看來,罷工教訓資方和勞工減少工時,都是世界趨勢,台灣不想被世界邊緣化,本來就要趕上這種全球化的德政,還在吵什麼?說難聽一點,小英政府早就該霸氣地通過,而且,我還覺得七天假太少,應該比照歐美多放幾天。

再者,那些坐擁億萬家財的工商大老,也應該笑顏逐開地支持政府德政,郭董也不應該擺臭臉,罵人家沒出息。

因為,我們早已進入「智識經濟」的世紀,低階和重覆性高的工作,應該交給機器人去做,但這都要怪科學家和工業界太懶太疏忽,才讓機器人產業落後,導致全球因為人工成本過高和人力不足,生產力下跌,經濟走弱。

此外,勞力密集的產業,也不是台灣這個以高科技產業為主的國家,要去費心著墨的,更不需要浪費那麼多資源去吵翻天。

我想,台灣的資本家和工商大老,也應該同意我說的:台灣早就脫離未開發國家的勞力密集產業鏈,升格為高科技「智識產業」。

如果他們同意,那麼,我們的產業就不需要那麼多的人力和工時,何苦再揹上慣老闆和刻薄資本家的罵名,為了幾天假有失身份地和小朋友搶糖吃。

除非工商大老們,包括郭董在內,願意承認自己的產業轉型還沒完成,還沒跟上已開發國家腳步,還需要大量低成本且肝指數還沒很高的勞力,才能維持自己的身家不會縮水。

果真如此,那麼這就是你們的錯了,因為你們不夠努力,轉型太慢,還要砍人家的假,把員工當奴才,難怪勞工朋友要出來抗議

說難聽一點,如果你是一個只能靠剝削勞工權益,逼勞工加班或超長工時,才能獲利的老闆,那麼,你也是一個魯蛇,不是成功企業家。

老實說,我也曾買了不少鴻海的股票,我也看好郭董對未來的佈局和實力。因此,我相信郭董不是一個如此小格局的企業家。

如果郭董不是這種靠血汗工廠獲利的資本家,那麼,郭董應該滿臉笑意地贊成勞工多放七天假,而不是擺臭臉酸言酸語地咒人家沒出息,畢竟,時代真的不一樣了,愛拼的不一定就會嬴,那首台語廣告歌聽聽就好,不要當真。

此外,任何一家優秀且有競爭力的公司,不會需要大量的奴才,而是少數的人才和將才。

勞工多七天假,郭董不但要開心,還要感謝政府德政。因為,人才和將才的貢獻,不是可以用工時可以衡量的。

相反的,勞工的假愈多,郭董才能有機會,從一大堆員工的心態和行為中,像在流沙河中淘金般,找出萬人中才有一個的「子彈型」人才,甚至是以一擋百擋千的「導彈型」將才。

可憐的是,勞工多放假的政策,反倒會逼企業,提早掃掉那些落葉般的庸才,失業率反而會更高。那些見獵心喜的落葉庸才,反成了政府德政下的祭品。

更諷刺的是,過去假期不多的時代,有過人之處的將才,因為假太少,反而讓他們無法利用假期閉關練功,更無法利用假日,自動自發地加班,把工作做到更好,因此表現上無法突出,否則就要爆肝犧牲陪家人時間,想想又划不來。

現在假期多了,有志向的人才將才,反而有機會多充電練功,也有時間把手上工作的品質提升。

相對的,那些愛混日子害怕擔責任的「落葉族」,可想而知,更多的假期,只會讓他們在線上打怪或開槍的功力變得更好,有更多機會和豬朋狗友玩趴或吃喝玩樂,甚至會花更多錢去約會刷卡瞎拼,最後負債也跟著增加。

老實說,這就是根源於人性的「蹺蹺板效應」。

假期愈多,蹺蹺板的基柱高度就愈高,兩端的斜率就愈大。有才有志向的人,提升競爭潛值的機會成本就愈低,相對的,庸才和魯蛇族吃喝玩樂的機會成本,就愈來愈高。

如果把假日天數乘上時間,也就是放假天數愈多的政策,實行愈久,子彈和落葉的競爭力差距,就會以等比級數擴大,當然了,兩者的貧富差距,也會跟著時間愈拉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