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官民基金產業革新機構原先計畫入股夏普,希望拉夏普一把、不致走上破產之途,並計畫分拆夏普面板事業,和日本顯示器公司(Japan Display Inc. 以下均稱JDI)合併,同步整合夏普和東芝的家電事業。但到了二○一六年一月底,鴻海的郭董訪日後,經過雙方經營團隊面對面談判,事態有了一八○度大轉變。(編按:鴻海在2016年3月底宣布,以約3890億日圓,取得夏普 66%股權)

產業革新機構是依日本經濟產業省的想法來行動,也就是說,依照國家意向來決定夏普的命運。直到二○一五年底,媒體與一般大眾並不把這點視為問題。當然,也有強硬派指出,就經濟合理性而言由政府主導並不恰當。強硬派認為官方的再生支援計畫,應以不利用民間企業力量為最低限度。事實上,一般大眾是否容許夏普使用官方的救濟資金?政府該如何向國民說明?都是需要考慮的問題。

日本企業早已併購許多海外企業。特別是二○一四、一五年,日本企業的併購量達到史上最高紀錄。寬容看待自家企業所為,卻不容海外企業併購自家企業,這種雙重標準,並非國際上普遍認同的自由主義經濟。所以新年一過,《彭博社》就於二○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的報導中,諷刺「安倍晉三首相就任時,承諾要藉由改革市場使經濟再生。這份承諾能否實行,可從救濟夏普一事看出端倪。」

換個角度說,在這時間點,救濟夏普已成為政治案件。夏普經營團隊的判斷力迷失了方向。

我們重新回顧一下產業革新機構的救濟方案。產業革新機構的目標是重組「日之丸液晶聯合」,將重點放在解散夏普、讓液晶部門與JDI合併。「日之丸液晶聯合」就是指JDI本身。這是產業革新機構在二○一二年花了二千億日圓,結合索尼、東芝、日立三間公司的中小型液晶面板部門的公司。讓夏普與其合併,意即重組「日之丸液晶聯合」。

我曾在液晶先端技術開發中心(ALTEDEC,Adventure LCD Technologies Development Center)工作過,這是由日本液晶企業出資、承接國家級計畫的公司。這間公司目前已經結束營業,許多當時的同事改到JDI上班,裡面有我不少朋友。

日本至今組織過多次日之丸聯合。像半導體產業失敗時,NEC便與日立的DRAM7部門合併,成為NEC日立記憶體(後更名為爾必達,Elpida Memory)。一開始爾必達的業績扶搖直上,卻在金融風暴後惡化,最後於二○○九年,因適用產業活力再生法,由日本政策投資銀行出資三千億成立「日之丸半導體聯合」。

該公司卻還是在二○一二年破產,由美國半導體大廠美光科技(NYSE,Micron Technology)收購,成為旗下的子公司。此外,另一個半導體企業,以生產汽車系統整合晶片(System LSI)為主力的瑞薩電子(Renesas Electronics),是合併了三菱電機、日立的半導體部門的公司,日後NEC也加入其中成為「日之丸半導體企業」,產業革新機構則投入了不少資金。

換句話說,若夏普接受產業革新機構的救濟,代表日之丸聯合又會繼續擴大。

更別說還要讓液晶部門與JDI合併,如此稱之為國營企業也不奇怪了。產業革新機構,專門整合輸家?產業革新機構,是日本政府於二○○九年七月,主導設立的官民基金,目的在創造出擁有全球性高競爭力、可肩負起新世代國家資產的產業。其本意是為了跳脫產業與組織的架構、整合技術性的經營資源,投資能創造嶄新附加價值的企業活動。

日本政府出資八百二十億日圓,並設置八千億日圓的政府保證額。民間團體部分,日本政策投資銀行出資十億日圓,十八家民間企業各出資五億日圓,另有兩位以個人名義出資參與。

單看出資金額,日本政府是民間團體約八倍,而八千億日圓的政府保證金,相當於出資額的十倍。意即,最大出資額九千億日圓中,絕大部分是依靠日本政府、實質上運用人民納稅錢的政府資金。根據產業革新機構的規約記載,須以開放式創新(Open Innovation )的思想為營運基礎。開放式創新是二○○ 三年,由當時為哈佛商學院助教的亨利‧ 伽斯柏(Henry Chesbrough)所提倡的概念。以往,企業會以自家的工程師為核心進行研究開發(封閉式創新)。若能打破封閉狀態,融合外部的想法,創造嶄新的價值,就是開放式創新。

網路世界的變遷,早已帶動IT企業的開放式創新,企業間締結機密契約共同開發、交換資訊相當稀鬆平常。不只如此,企業與大學(產學合作)的開放式創新也是現在進行式。

產業革新機構想藉由跨越企業與組織的高牆達成開放式創新,並支援「能創造出嶄新附加價值的革新事業」;也就是支援(投資)對象以新創公司為重點,而對象必須擁有嶄新附加價值的「革新」特質。

說到底,若夏普與JDI合併,是否能符合這一條件?JDI成立時,也曾傳出「根本是集結液晶輸家」的批評聲浪,還被質疑「有必要動用人民的納稅錢嗎?」因此,企業合併除非達成「1+1 =3」的成果,否則就無法創造出嶄新的附加價值。

書籍簡介

 

書名:鴻海為什麼贏得夏普
作者:中田行彥
出版日期:2016年06月23日
出版社:商業周刊

全世界最了解夏普的男人
在夏普工作33年、精通液晶及太陽能電池的前技術長,
一步步解析逼近其失敗的深層理由。
看日本百年品牌是如何走向崩壞之路?
鴻海又為何有資格贏得夏普,開創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