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的工作令人稱羨,在外面的人拚命地想擠進去,在裡頭的人的辛苦卻不為人知。前空姐李牧宜,她在下飛機後選擇把情緒留在機艙內,而將那些來自機艙的社會觀察與動人的故事帶給大家!

為什麼我們總愛說「自己的行李自己搬」?

很多人以為「搬行李」是組員提供的必要服務之一,但事實上,組員的義務,是要讓所有行李、包包,都能很安全地妥善安置,以免當亂流發生,或是大家打開櫃子時不慎掉落、砸傷客人。這個概念已經慢慢建立,但還是有很多乘客會在飛機上指揮空服員搬行李,甚至期待空服員獨自完成。

雖然組員之間都有極佳的默契,搬起時,一定會有另一雙組員的手伸出來協助,但礙於許多忙碌的情況,很多組員是因獨自搬行李而受傷的,嚴重的甚至有椎間盤突出的問題。為了導正骨架、讓骨架受力均衡,許多組員的圍裙下都是一片片的束腹帶。

不瞞大家說,我現在的背傷就是當時工作中造成的,直到現在一年多了,都還沒有康復。

那是一個旅遊旺季,整個經濟艙被兩三個旅行團攻占,登機時客艙又像是戰場。正當我忙著引導客人入座,突然有一位身形高大、年約四十歲的男子,拉著他的大行李走過來。

「小姐,請妳幫我放上去。」

「不好意思,我們不能獨自幫客人搬行李喔!」

「可是我力氣很小,也放不上去。」

看著他,我實在有點疑惑,這麼高大的壯漢都放不上去了,怎麼會期待一個小女子可以做得到?

我看了一下對面的組員、再看看遠方的組員,她們也都滿頭大汗地忙碌中,眼看即將塞住的走道,身邊又沒有助手,我只好對這位「二頭肌很大、力氣卻很小」的先生說:「那我們可以一起搬嗎?」

他有點不耐煩地說:「喔……好啦!」

我實在不知道我當時為什麼要這麼認真,使盡全身力氣和他一起搬起行李箱,就在我們高舉箱子,正要往行李櫃內塞的瞬間,這位先生突然放手,箱子的重量瞬間全部落在我的手上,一時之間,我的雙手無法支撐住箱子的重量,因此掉下來,差點砸到我和旁邊的客人。

我相信這位先生不是故意要讓我受傷,或許是他不懂得正確的方法,或認為行李已經進了行李櫃了。但從那天開始,我的背就開始隱隱作痛,手臂也時而麻木、時而疼痛。即使一年多來,我不斷復健,也才好了一點點。

事後有客艙經理鄭重地對我說:「組員不是起重機,更不是舉重選手。如果有客人說行李搬不上去,不管怎樣,千萬不要自己搬,因為受傷的是自己。」

哎呀,親愛的客人們,為了讓我們保持身心健康,就認清「搬行李不在空服員服務範圍之內」這個事實吧!好讓我們可以在您下飛機後,繼續造福更多的乘客,或是在您下次搭飛機時,可以由健康的組員替您服務,這應該是最重要的事情,對吧?

一道道烙印

隨著服務觀念愈來愈普及,空服員的工作精神除了最基本的「飛航安全」外,還必須注意服務的每個細節。廚房對空服員來說,是個溫暖的小空間,但只有在服務結束後,繁忙時,就是個戰場。我們的使命,就是在這個狹小的空間裡,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所有繁重的準備工作。

在上飛機之前,客艙經理會在組員中心帶大家做簡報(Breifing),複習、抽問安全知識及口令,再交代當日航班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許多經理都會在簡報結束前,提醒大家:speak softly, work gently。

這句話,在平時對優雅的女性,都不會是難事,但在廚房裡面對分秒必爭的工作時,卻變得格外艱難。即使是經理耳提面命,難免還是有很多組員發生工傷,在很多組員的絲襪裡,都是一塊一塊的瘀青;在很多組員的手臂上,我們都會明顯看見燙傷的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