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娘胎生的漾漾和咚咚,有著截然不同的個性。漾漾有耐心,卻伴隨著「有些嘮叨」的特質;咚咚十分開朗,卻伴隨著「你別管我」的性格。

於是家裡常常出現這樣的畫面…

姐:弟弟,來,姐姐教你。

(咚咚專心聽了幾分鐘,開始動來動去。)

姐:你有沒有在聽啊?姐姐教你要專心聽啊!

(咚咚坐著的屁股開始不安分的扭動,身體也開始左搖右晃。)

姐:你這樣不乖,你要…

(咚咚終於忍無可忍,一手朝姐姐的臉揮打下去。)

姐:哇(斗大的淚珠滾落)媽媽,弟弟打我。

很多事情,如果我們了解前因脈絡,通常就會做出和當下不同的反應。就像家裡的孩子們起爭執的時候,被打的那個常常在父母親心疼的優勢下占了上風,倒楣的就是把人弄哭的那個,硬生生成為淚水底下的犧牲品。

如果你有兄弟姐妹的話,想想和他們一起長大的我們,是如何在朝夕相處的「互相容忍」中走過來的?手足間雖然一同經歷共享的甜蜜與搶奪的狠勁,但如果可以,每個人都希望能和兄弟姐妹和睦共處。

只是為何,有些手足就是做不到呢?為何手足間就是會出現那麼多推陳出新的紛爭、令父母措手不及呢?

當人與人在一起,就是會比

雖然許多人都排斥手足之間的競爭與比較,但這卻是一種難以避免的「接近性」原則—手足天天朝夕相處,比的也許不見得是課業長相,卻眼睜睜地將父母對待自己手足的方式看在眼裡。更重要的是,越年幼的小孩,因為模仿力和判斷力的不成熟,容易「以偏概全」,放大父母對別人的好,所以就常常拉大嗓門地說:

「媽媽,你怎麼給他。」(其實你前一個才剛給另一個孩子)

「媽媽,為什麼你牽他的手。」(其實你一手拿東西,也只剩一隻手)

可當他們過了那個比較的瞬間,又自己回復嬉鬧遊戲—父母對這種手足間的正常反應,有時真的聽聽就好,不用太在意;在教導過孩子是非原則後,除非他們吵到掀了屋頂,不然得要多相信孩子們處理人際問題的自我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