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的溫暖,存在台灣每個角落,何必執著報導負面消息呢?

金融海嘯那一年

May在金融業任職13年,大風大浪看多了常跟我說「定存最好」,我總是笑笑回應,一次朋友間的餐會,她與我們分享她的親身經驗。

2008年10月,她剛從東區的金融業作服部門下班,十點多,很氣自己為何從事金融業?工時長、全球不景氣,加上高度競爭,全行處在水深火熱之中,雖然外表光鮮亮麗,但清爽專業的套裝底下,卻是一顆孤獨的心。

不想搭捷運,跳上排班計程車,立即衝回民生東路的家,想要好好睡一覺。計程車司機50多歲,手機不停在震動,數次後,運將大哥回頭詢問May「我可以接通電話嗎?」

「大哥,沒問題。」接下來May聽到了一連串的啜泣與哀號聲。

運將的老婆打來,隱約中她聽到幾句關鍵字:「再湊不到錢,爸爸要被退冰了,你趕快回來啦。」電話那頭的哭泣聲很令人害怕,寂靜的車廂內,May渾身顫抖著。

May:「大哥,你發生什麼事了?」

運將:「爸爸日前過世,沒錢下葬,禮儀公司來問我們遺體的後續處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May大腦一片空白,隨即付了車資請運將停在路邊等一下。她衝上敦化北路的銀行,內心一邊掙扎著「到底要不要幫一個陌生人?」,手卻不聽使喚的一直輸入ATM密碼,領了好幾次錢。

May自己也記不得領了多少錢,她把大約三、五萬交給運將。「我根本沒錢還妳!」運將不肯拿這筆錢,May卻執意請他收下「先拿去應急再說啦。」

運將:「妳貴姓?」

May:「莊小姐。」

May回到家後,腦中出現的都是遺體被退冰的畫面,內心很糾結,她老公卻唸她遇到詐騙,車號也沒記,司機什麼名字也不知道,一面被罵笨,一面很感傷,她知道這一年,大家都不好過,其實她自己也是。

過了幾個月後,有一天,May辦公室大樓的警衛,一直在搜尋整棟樓叫「莊小姐」的同事,這件事才有了結局。

幾天後,運將大哥聯繫上了May,他們在大樓下重逢,這回大嫂也來了,他們帶了兩袋的饅頭,還有好喝的酸梅汁,要來謝謝May,並還給了她5千元。

運將:「莊小姐,妳借我的錢,我會分期付款還給妳,爸爸的後事已經處理好,還好有妳的幫忙,其實那幾天我連遺書都寫好了。」

May在一旁聽了都嚇傻了。

運將:「我原本在證券業工作,因為下錯單,老闆要我賠,金額太高我實在賠不起,走投無路,爸爸幫我去跟親戚借錢,結果在路上遇到砂石車擦撞我爸的機車......。爸爸過世後,我真的很想跟他一起去,若不是那晚遇見妳,我真的沒有今天了。

May發抖得更厲害了,完全沒料想到是這結果。

她把這事告訴老公,老公低頭不語,直說「這社會的人情味,就是被詐騙集團給徹底毀滅。」

兩人互看一眼,這時才露出微笑。

極端的心靈矛盾與掙扎

21世紀的全球社會,進入更快速的時代,科技進步,人與人之間看似越來越接近,道德感卻逐漸崩壞,人性的善與惡不斷在我們心中來回激盪。追求金錢財富的同時,背後的風險與承擔,非一般老百姓所能承受。

May的故事一說完,我問了當天餐會在座的朋友們「換作是你,會這樣做嗎?」

答案是:1:6,有6個人選擇不借錢給運將。

我再問:「你若知道大哥的真實狀況,會這樣做嗎?」

答案是:7:0,每一個人都願意借錢給運將。

人與人的信任感為何崩壞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