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我們全家出國度假,回國時,在桃園機場的檢疫站被通知女兒體溫過高,基於防疫需求,醫療人員除了幫女兒量體溫之外,也詢問我太太相關細節,像是這趟旅行去了哪些地方、出國目的以及是否接觸動物或禽鳥,最後也跟太太完整地說明女兒發燒需要注意的事項。

有發現哪裡不對勁嗎?

機場的疾管署的專家相當專業且仔細的跟孩子的媽媽說明了各種情況,但從頭到尾他們只跟媽媽說明,我這個爸爸完全被晾在一旁,就算我表明了我也聽得懂國語,他們仍然只專心對我太太說明,難道照護孩子的健康,只是媽媽的事?

其實,自從我女兒出生以來,許多醫療及照顧的機構都讓我有這樣的經驗。例如,最近我們帶女兒去醫院做健康檢查,檢查過程中有一位醫療人員進到房間內,希望可以向家長進一步說明,沒想到他一開頭就說:「媽媽,我跟你講哦…」,整個的說明過程也沒有看我一眼,也沒有確定我到底有沒有聽懂,更別說有提供問問題的機會給我了,大概是覺得「負責跟這個阿兜仔解釋」以及「照顧好孩子的健康」都是我太太一個人的責任一樣,我這個爸爸真是好喪氣啊。

最近在參觀月子中心時,每次接待人員開場白也是「媽咪您好,歡迎來參觀」,據我觀察,不只是我們這個跨文化家庭是這樣,很多台灣爸爸也是像個隱形人一般被忽略,最後也只好拿出手機來滑,反正只要最後拿出信用卡付錢就好了。

是什麼原因導致上述的情形呢?

我可以想到兩個解釋,第一個解釋是這些人看到我這個老外,評估後覺得講中文比較省力也說明的比較清楚,所以便先跟媽媽用中文解釋清楚,再讓媽媽跟阿兜仔說明。不過我自己覺得這個解釋不太有說服力,因為台灣兒童醫療與照顧的專業人士都受到很高的教育,應該有能力需要的時候用外語跟外國人溝通,像桃園機場的專業人員,一開始也先用英文叫住我們,一直到看到我太太出現才開始只講國語,很明顯的這是一種直覺式的選擇,並非受限於語言能力。

另一個解釋我認為比較合理,就是兒童醫療與照顧的專業人士,對家庭分工還有傳統的刻板印象,他們之所以只跟媽媽說明孩子的健康與照顧的訊息,而完全忽略爸爸,是因為他們普遍認為家裡的事就是女生的事。

不過,在教育普及化之下,這種傳統家庭分工已經不是主流了,許多家庭是雙薪家庭,甚至不少家庭靠媽媽當主要的經濟基礎。雖然傳統的性別角色分配漸漸融化使得現在的社會風氣開放自由,家庭分工也不再像過去那樣「男主外、女主內」,但男生投入家庭生活及女生追求職場上的事業生涯,好像被大環境用一種「隱形的框架」給限制住。

這是為什麼當台灣的兒童醫療與照顧的專業人士,還是只跟媽媽談談孩子的事時,會讓我非常不自在。首先,不斷的以這樣的行為,重複呈現「孩子的事不關爸爸的事」的概念,難道不會給職場上的媽媽們很多的社會壓力嗎?像我太太這樣的職業婦女來說,一方面要在職場上努力工作,證明家庭不會「拖累」她的工作表現,另一方面社會還是要求家庭的運作要依賴她,這樣壓力下,職業婦女如果要全力衝事業,好像是犧牲家庭跟孩子,但要照顧好孩子就會對不起老闆同事,兼顧家庭跟工作根本是天方夜譚,更不用說長期處在這樣壓力下,對健康帶來的影響。

對爸爸來說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許多現代的爸爸,不分國籍不分種族,都希望可以參與家務,跟另一半一起分攤照護孩子的工作。雖然有這樣的意願,但傳統的性別角色要求男生完全專注事業,那他們怎麼會有時間投入家庭呢?如果有爸爸為了家庭的需求而拒絕老闆對工作上的要求,難道不會引來公司的閒言閒語, 覺得這個爸爸再找藉口?畢竟「家裡的事都是老婆在顧」的呀!就算是「新好爸爸」也會覺得無力跟喪氣吧!

台灣選出了華人世界第一位女總統,是台灣人民值得驕傲的事,但是連跟家庭分工有密集關連的兒童醫療與兒童照顧的專業人士,還是有那麼保守的傳統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下次開頭說「媽媽,我跟妳講喔⋯」,我會用力說出來要把「媽媽」改成「家長」以及把「妳」改成「妳們」。這個微妙的地方開始,也許可以鬆綁大社會隱形框架傳統性別角色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