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立得(Polaroid)破產、停產,讓當年許多忠實的拍立得相機迷傷透了心,不過不願就此放棄的愛好者決定成立「不可能計畫」(Impossible Project)來讓拍立得底片與相機復活,這場粉絲自救行動,最終不僅是製造拍立得底片延長原本消費者手上拍立得相機的壽命,如今還打造出全新的即拍即得相機。

原本備受歡迎的拍立得,受到數位相機侵蝕市場的危機,在2001年破產,2002年4月,公司的所有資產含拍立得公司名稱,以2.65億美元售予美國第一銀行(Bank One)旗下私人資產投資子公司第一資產合夥公司(One Euity Partners),成立新的拍立得公司,第一資產擁有53%股權,新拍立得積極授權拍立得名稱及商標在其他電子產品以獲取授權收入,其主要客戶彼得斯全球集團(Petters Group Worldwide)決定乾脆買下拍立得,於是2005年拍立得再度轉手,以4.26億美元賣給了彼得斯全球集團。

彼得斯全球集團一接手,就立即關閉研發部門,開除100名相關員工,並把所有能處置的地產、廠房資產一一出售換現,顯然拍立得將面臨緩緩凌遲,資產遭秤斤論兩拆賣,最終屍骨無存的下場。2008年,新拍立得關廠,停產拍立得相機,停產拍立得底片,此舉讓手上有拍立得相機的消費者極為震怒,因為這表示手上底片用完後,拍立得相機就成了廢物。但這並非突來的決定,只是貪婪的母公司長期割肉變現計畫的一部分。

此時拍立得的命運又急轉直下,2008年彼得斯全球集團主席湯姆彼得斯(Tom Petters)涉及龐氏詐騙遭逮,在債權人壓力下,拍立得被迫二度破產,2009年3~4月進行2次拍賣,但拍立得的新買主也一樣無意重整拍立得,重新生產拍立得產品,而只是想利用授權榨取殘餘品牌價值,2010年還請來女神卡卡來擔任品牌大使,但是拍立得沒有了拍立得相機,只不過是個空殼品牌,最後拍立得想到的辦法是授權富士(Fujifilm)生產拍立得品牌即拍即得相機。

從底片延伸到相機

就在拍立得自我拋棄、宣布停產底片的時候,粉絲自救商機崛起。不可能計畫的成員佛羅里安‧卡普斯(Florian Kaps)在2005年時原本經營拍立得底片及商品線上交易網站,2008年2月拍立得宣布停產時,他看出其中利基商機,最直接的想法是買下大量最後的拍立得底片在網站上銷售,但他不願只是賺這種快錢,反而積極奮起拯救整個拍立得社群的未來,他與荷蘭恩斯赫德廢棄工廠主管安德烈‧波士曼( André Bosman)以及奧地利企業家馬文‧撒巴(Marwan Saba)合作,以310萬美元從拍立得手上買下即將廢棄的荷蘭廠,含40萬盒底片,並租用機器設備10年,打算重新營運,新聞傳出時成為拍立得社群心中的救世主。

但事情並不那麼簡單,由於荷蘭廠只是製造最終整合底片,其中的撕除薄膜是由墨西哥廠製造,相紙與負片是由麻州工廠製造,這兩處工廠都已經停產荒廢,沒有這兩項重要元件,光有荷蘭廠根本無法製造底片,最後相紙與覆膜的問題找到伊爾福公司(Ilford )以及其他相片設備公司而解決,但是化學藥劑配方成了最大的挑戰。

原始拍立得底片中使用的部分化學藥劑,受到歐盟新環境法規的影響,禁止進口至歐洲,於是團隊只能重新打造新的配方,終於在2010年3月發表新底片,最初的底片有許多包括容易褪色等等的問題,之後即使陸續改善,影像品質仍然並非理想,但拍立得社群的懷舊風情讓不可能計畫從數位相機以及富士Instax即拍即得競爭對手的夾殺下殺出重圍。

不可能計畫化不可能為可能,站穩了利基商機,2010年營收400萬美元,獲利27萬美元,以36人的小公司來說成就非凡。

如今不可能計畫從底片延伸到相機,不再全然寄居於過往舊拍立得相機的遺澤之中。2016年5月,不可能計畫宣布推出首款自行研發的即拍即得相機I-1,比起過去的拍立得相機,新機當然要有新的特色,I-1於鏡頭周圍設置一圈LED閃光燈,除了閃光燈功能以外,LED燈還充當顯示燈號,可顯示底片剩下幾張,解決了過去拍立得相機得要自行心算還剩幾張底片的麻煩。

I-1也加上了可拆卸式的觀景窗,更增加了控制功能,可以利用手機App來調整相機的各項參數,包括快門、光圈、焦距等,這是舊拍立得相機所不能及的。不過,I-1仍舊必須面對富士Instax的競爭挑戰。I-1計劃於2016年上市。

(首圖來源:Impossible Project

資料來源:

The Camera Does the Rest
Finding a Place for Polaroid in the Digital Age
This camera could finally make Polaroid instant film relevant again

─本文獲「科技新報」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