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文化中,「同業跳槽」常被視為是一種背叛,一般人不會輕易做這樣的選擇,若是逼不得已這麼做,多半是經過深思熟慮,且在具備一定的籌碼下跳槽,儘管有本錢,但跳槽還是有禁忌,要是不小心誤觸,有時會付出難以想像的代價。細數一千多年來,因跳槽而付出莫大代價的人,當屬三國時代號為「鳳雛」的龐統。

《三國演義》中有一句名言「伏龍、鳳雛,兩人得一,可安天下。」儘管這只是小說家言,但龐統才高無庸置疑。東漢最善於品評人物的司馬徽,人稱「水鏡先生」,與龐統聊了整整一天後,大為驚異,對外聲稱「南州士子沒有一個可以比得上龐統」,龐統的名聲因此漸漸為人所知。然而,這樣的人才,投靠東吳,沒受重用,赤壁之戰後跳槽到劉備陣營,還是沒受重用,為什麼?

綜觀龐統一生,我們發現他犯了跳槽三大禁忌:

一、無論才華有多高,都要有自知之明

有才華的人很容易犯一個錯誤——認為自己是什麼都會的「通才」。但從老闆的角度來看,他對跳槽者的期待是「及時戰力」,專才往往比通才更重要。等跳槽者覺悟自己的不足時,通常也失去先機,因此「過度自信」是跳槽第一大忌。

史書記載,龐統對自己的評語是「論帝王安邦定國的大策,總攬局勢演變的要義,這似乎是我的長處。」[1]從這一點來看,他對自己的才華很有自信,然而在他擔任南郡功曹品評人物時,卻經常過於誇大,說的話不盡不實,當然會引起他人的質疑,此時他面對質疑,居然是大言不慚辯解說想以此端正世風[2],見微知著,光是「言過其實」這一點,就已經失去別人的信賴了,但這還不算什麼,更誇張的是他從孫吳跳槽到劉備那邊時,公然對上司耍白目潑冷水。

當時劉備採用龐統的計策攻蜀,一路勢如破竹,到了涪城時,劉備宴請將士,飲酒作樂,得意的說「今日的宴會,可真是快樂。」哪知道此時龐統卻潑了劉備冷水,回說「把討伐別國當作樂事,不是仁義之師。」這番話引起劉備不快,當場就把龐統逐了出去。龐統為什麼要說這番話?其實,這是他唯恐自己攻蜀大計功虧一簣,採取激進的方式應對,但他身為軍師,不是私下勸諫,而是公然打臉,這讓劉備情何以堪?

後來劉備稍有悔意,把他請了回來,問他說:「剛才的討論,你認為是誰的過失?」龐統說:「是你我共同的過失。」劉備一笑置之。但從龐統的回答就可以明白,他心急於自己的成績,始終不認為自己有錯,說兩人都有錯,只是給劉備一個台階下,而這個應對,也突顯出他少了身為下屬的自知之明。

二、先別問自己能做什麼,先問老闆需要什麼

跳槽本身就不夠忠誠,因此要受老闆重用,一定要比忠誠有更大的利用價值。「忽視老闆所需」是第二大忌。

龐統跳槽到劉備陣營時,只被任命為耒陽縣令,這個相當於縣長的職位當然稱不上是重用,但是我們從戰略上看,當時蜀漢已經有諸葛亮這個軍師了,劉備需要的,是像蕭何這樣後勤補給的人才,如果此時龐統能做好耒陽縣令的工作,就代表他會是劉備所需要的人才,可惜龐統沒看清形勢,認為自己「大材小用」,用怠忽職守、不治縣務,做消極的抗議,因而被劉備免官。

與諸葛亮齊名,聰明有才幹,龐統犯了「跳槽3大禁忌」,一生注定是個悲劇!

三、切莫短視近利,記得高瞻遠矚

跳槽後急於求表現、立功勞的企圖心,往往會影響決策目光,「過於急功好利」是第三大忌。

龐統被免官之後,魯肅[3]、諸葛亮接連大力推薦,劉備退而求其次,讓龐統擔任軍師中郎將(跟諸葛亮相似,都是具有將軍權力的參謀)。但此時龐統所提出的奪蜀提案,卻是建議劉備在宴席中挾持劉璋,這種機詐手段與劉備的仁義作法背道而馳,不被劉備採納。後來劉備與劉璋決裂,龐統再次進獻攻蜀三策[4],此時劉備已經看出龐統與自己的格格不入,沒有採用他的攻蜀上策,龐統因而失去第一時間建功的機會。

後來劉備採用龐統的攻蜀中策,一路長驅直入,包圍雒城,當時擔任益州從事[5]的張任頑強抵抗。當此之時,龐統該做的,應該是發揮軍師長才,擬定破城之計才是,但他卻選擇做將帥的工作,親自領兵攻城,於亂軍之中為流矢所傷,不幸殞落;倘若不是他急於建功,何至於親身涉險?正是因為龐統的企圖心蒙蔽了綜觀大局的智慧,才讓他英年早逝。

跳槽的成功案例——韓信

看完龐統所犯的錯誤之後,我們回溯四百年前,看一個同樣也喜歡跳槽的人物,那就是西漢開國功臣韓信。韓信跳槽的過程中,也同樣犯了這三點錯誤。

秦末大亂之際,韓信一開始投入項梁麾下,是「杖劍從之」,在古代,只有貴族能擁有寶劍,所以這把劍,一定程度說明韓信並非泛泛之輩,但他卻自以為項梁能看得出來,並未說明自己的出身來歷,這就犯了第一個禁忌「過度自信」。

韓信很快就發現自己的錯誤,後來轉入項羽麾下,多次主動進獻計策,只可惜項羽剛愎自用,沒把他放在眼裡,韓信只好又跳槽到劉邦陣營。此次跳槽仍未受重視,當此之時,韓信應該要想辦法投劉邦所好,但他卻沒這麼做,只是一味負氣怠忽職守,差點被斬首[6],這就犯了第二禁忌「忽視老闆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