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職棒四球團之一的義大犀牛隊拋下震撼彈,公開宣布將尋求買主接手球隊,消息一出,不僅球迷、聯盟一片錯愕,連外界也是頗為震驚,甚至開始懷疑義聯集團是否因母企業經營困難導致要賣掉經營不善的事業體,董事長林義守則駁斥是最近11場比賽輸了10場,看了心情很差云云,並又再發聲明表示,不是財務的問題,是經營績效的問題,甚至要求中職聯盟介入了解球隊敗績的真正原因,以尋求改善機制。

先撇開是否母企業虧損所以想收掉球隊的問題(林董說沒有,就當他沒有好了)

筆者想從幾個角度來看這件事,當然,我們都知道在台灣經營職業球隊不容易,一年花個幾億還要常被罵,一個不小心球員還給你來個假球,不如花個幾千萬買個廣告贊助或弄支甲組球隊,大家拍拍手說你好支持國球,所以在此也給這些中華職棒現在與過去的經營者予以肯定,大家辛苦了(不要再說我只會罵人了)。

雖然不知道義大是否如坊間謠傳的當初是迫於一些「人情或壓力」才會接手興農牛隊,但現在要賣,其實對外聲明就止於階段任務完成就好,去扯輸太多,或去怪聯盟實在是有點好笑,哪支隊不輸球?當年Lamigo前身Lanew接手第一金剛的時候,成績多慘淡,人家熬了十幾年,現在則是高人氣球隊,去年戰績票房都雙雙第一,贏面子又贏裡子,今年中信兄弟砸錢買自由球員,請洋教練、打造棒球園區等積極做法,目前看來戰績票房也都有正成長。

義大認為過去三年半,他們投資付出與績效不成正比,這其實又牽涉到兩個問題,一是若義大的績效指的是戰績和人氣,戰績來說,其實三年拿一個上半季冠軍,也不算差了;若人氣票房不理想,那不是投資還不夠就是經營方法有問題。這應該是球隊本身該自我檢討,怎麼會反過去怪聯盟,那去年Lamigo跟今年兄弟的票房和戰績是假的嗎?回顧歷史,義大只有在接受第一年上半季找來悍創行銷(現寶悍)當顧問團隊,成功打造Manny旋風並奪得上半季冠軍算是弄得有聲有色後,就一路探底,想賣球隊的風聲也不時傳出。

第二個問題是,筆者認為在台灣要經營職業球隊前,必須非常清楚目的是什麼,現在中職檯面上四支球隊,剛好各是一個類型,Lamigo的目標非常清楚,就是要賺錢,要做到球隊本身能自負盈虧,不靠母企業資助,所以他可以放指標球星走,可以釋出高薪老將,可以玩一堆企業贊助的party;而中信兄弟那種砸錢法,擺明就沒有要靠球隊賺回來,中信買的是球迷基礎,是年輕人心中的好感度,是名聲;統一曾經很明白的告訴你,他們為一個社會責任養球隊,所以可能一年拿出一筆預算玩,因此在經營球隊上可能不會有太大野心,但求沒什麼失誤。

有了目標,績效就很好評估,如果Lamigo想再提升票房,他會投入成本,打造更多球場花樣,像是今年就多了外野用餐區等,如果成效不彰,也相當容易找到問題點。中信兄弟也清楚他的目標,最後則是在品牌影響力的調查與年輕族群的風評上,得到了回饋(延伸閱讀:簽球員、買兄弟象、蓋公益園區...砸10億!中信金挺棒球的幕後生意經)所以在球隊經營上,不是說不計較收益,但對他也許是相對次要的。統一則是目前唯一一支養了二十幾年的元老球隊,若從企業的社會責任的角度看,他是相當成功的。

回頭來看,義大則是看不出明確要從球隊上得到什麼,所以什麼都做個50%,但每年固定的營運還是要支出,球員打得好也是必須要加薪給獎金,到最後當然覺得「付出與收益不成比例」,輸球輸個十幾場云云,可能都是藉口而已。 從賣價來看,義大接手興農牛的時候花了1.3億,媒體傳出去年寶悍曾經開3億想買,義大卻要求要3.5億,如果我們假設球隊是一個營利工具(不管想得到的「利」是什麼),買球隊的時候是考量球隊本身的價值,中間的付出投資就看你的經營方式如何,當然整體中職近年環境是有好一些,回到問題是,義大這幾年的投入真的有讓這支球隊能增值數倍嗎?

義大對台灣棒球當然有他的一份貢獻在,但從義大尋求轉賣事件來看,未來不管誰接這支球隊,都必須搞清楚一個重要問題,就是「你到底買球隊要幹嘛?」不然像這樣開個董事會就發聲明稿,而且時間點讓人感到有些隨性,既不是在一個完整球季,甚至不是在上半季完整結束的時候才宣布。當然,球隊是他的,他怎麼處理是隨他高興,只是對聯盟中其他三隊,甚至對義大自己的球員與球迷而言,多少是有些不太厚道。即使有賣掉,新接手的球隊要怎麼在球季中處理這個過渡期也是大問題,而要真沒賣掉的話,雖然義大允諾會繼續認真經營,但要球員帶著什麼心情打球,甚至年底要怎麼談薪呢?

所以最後筆者贈送一句「投資一定有風險,球隊投資有賺有賠,申購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