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死奮戰的人

「特殊清掃」在日本雖然已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語彙,我們主要的工作是處理人類遺體或動物屍體所形成的特殊髒亂和污損,這是一份鮮為人知的污穢工作,必須經常目睹悲慘的死亡現場,當然,也必須常在惡劣的環境下工作。

這本書是我將部落格裡特別發人深省的文章集結而成,「特殊清掃:與死奮戰的人」則是我部落格的名稱。之所以以此為名,不僅是因為我們的工作十分艱辛,也是我從事這份工作二十年深刻體悟到「活著就是戰鬥」的人生真意。

我們活著不只要和人際關係、工作、生活、傷痛和病魔搏鬥,更要和自己的脆弱、愚昧、劣根性、慾望、困難或煩憂對戰,每天的生活中,永遠不乏奮戰的對象。

「特掃隊長」是我,是部落格的主人,也是我在部落格裡的稱號,並非是公司裡的職位頭銜,也不是真正的名字。我既不覺得自己是什麼幫助人的好人,也不是需要被同情的可憐人。我沒有多了不起的膽識,也不是別人所想的傻子。我只是一個內向、神經質、膽小、懶散、易悲、陰鬱的中年男子,有著許多人性上的弱點。

我從1992年大學畢業後,就開始從事這份工作。那時我23歲,正陷入嚴重憂鬱。我之所以選擇這個工作可以說是為了反抗那強烈的不幸感,以及對這份罕見行業的好奇心。而我就這樣以這份工作為生了20年。不知為何,感覺這些年來猶如經歷了一場場無法實現的夢,許多不尋常的經驗與發人深省的體悟在我心裡不斷累積、漫開,形成了我獨特的生死觀及人生觀。2006年5月,在一個機緣下,我決定將心中所感發表在部落格裡。

我至今經歷過許多人的死,也見過許多人的生。在清理有形物體的過程中,目睹了許多無形之物。明知這一切如夢幻泡影,我還是願意清除死亡留下的痕跡,刻下生命印記,讓死亡轉化為重生。

什麼是命?什麼是生?什麼是死?亟欲探索這些課題的本性不斷在搖撼著我的內心。我不知道每個讀者如何解讀書中內容、從中領會什麼;也不知道自己的體悟會帶來什麼影響、別人又是怎麼看待自己的人生態度。我自然無從得知每個人會從這本書或部落格獲得什麼。不過,既然你願意拿起來翻閱,如果能在你心中留下一些感觸,將是我莫大的榮幸。

夢的痕跡

生命真是奧妙,人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我是誰?人(遺體)死後若是放久了,最後就會腐爛,雖然這是自然現象,但那腐壞的樣子為何如此的驚人?工作的關係,我腦中經常思索著這些問題。

今天接到一個委託我前去特殊清掃的工作。地點是在一棟公寓的屋子裡。往生者是一名年輕男性,委託人是他的父親。

我看了一下屋內的情況,不禁懷疑這是一起自殺案件。原因有三,一是往生者的年紀很輕;二是現場有一大疊信用貸款帳單;三是房間裡到處都是成堆的垃圾。根據我的經驗,這種情況自殺的機率很高。

雖然我不可能對死者家屬和往生者沒有一絲一毫的同情, 但基本上,我不會為別人的死悲傷。這樣或許很冷漠,但畢竟逝者已矣,說什麼也無法挽回。因此,我大多不會在現場故作哀戚,只會跟隨我的內心,說出我的想法或建議。

「是自殺嗎?」

「應該算是自然死亡吧,不過,他好像有服用一些藥物……。」往生者的父親含糊其詞,看來他也不太清楚事情真相。

「對不起,我問了不該問的事。」

「沒關係,這應該也會影響你們的工作吧。」這位委託人相當寬容明理。

房間實在很小,卻塞滿了許多家當、生活用品與垃圾。我只能先把房間清空,再清掃受到污染的地方。除了得面對這種狀況外,處理滿室惡臭、灰塵與污穢,也是一件苦差事。當我把所有物品搬出去後,房間地板只剩下一灘腐敗的液體和成堆的蛆蟲。往生者的父親進來查看時,訝異地凝視地板上的腐敗液體,久久不能回神。

「那是什麼?」

「那是人體腐爛的痕跡。」

「喔!?」

「人體如果腐爛了,就會這個樣子。」這位父親似乎非常震驚。

「人腐爛之後就會溶解。」這麼說也許比較容易理解吧,儘管我對這一切早已習以為常,但也不想把話說得太直接。

「所以,這就是我兒子的一部分嗎……?」 這位父親說著說著,哭了起來。那位始終以冷靜態度面對我的父親,突然悲從中來,讓我有點驚訝、不知所措。不過,我能體會他的心情……。

但我實在想不出什麼得體的話來安慰他,只好默默清理地板。清除腐敗的液體對我來說是件簡單的差事,一下子便清理乾淨了。但那位父親環顧空蕩的房間和已經清乾淨的地板,無限感慨地對我說:

「看來,我兒子活在這人世間簡直就像一場夢啊。……而留在這房間的味道就是這場夢的痕跡吧。」

「夢的痕跡嗎?或許是吧……。你兒子只是先走一步,每個人終究都會走到人生的盡頭,請打起精神來吧。」

「謝謝你。」

「不客氣。」

「那麼我的人生,又會留下什麼樣的夢痕呢?」結束工作後,我一邊想著,一邊懷著巨大的不安與微小的期待,離開了那個令人無限感慨的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