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昆凌的第一眼,是個小小隻的可愛女孩,突然現身羞怯地對大家說了聲「Hi」,也沒驚擾任何人就這樣默默走進攝影棚,低調地讓還歪軟在椅子上放空閒聊的一干人等有點措手不及。儘管剛結束新書記者會上一連串鎂光燈和問題的轟炸,此刻她依然笑臉盈盈,端坐在鏡子前配合地做造型,邊眨著大眼睛聊起她愛的狗狗。

新手媽媽變強中

一聊起女兒,昆凌講最多遍的詞就是可愛。「還沒生出來的時候會想,快出來媽媽好想要看妳啊,但現在她一直不睡覺,會想說為什麼還不閉眼睛?」昆凌笑怨女兒精力充沛,但下一秒又樂不可支講起她的事蹟,「雖然她之前一度發出ba ba的音,但她沒有意識到爸爸是誰,她現在會有意識地叫我ma ma,然後爬來找我討抱抱,so sweet。有一次還逮到她在吃紙,聽到我『齁』她就趕快把手藏起來,又氣又覺得超可愛。」

從嬌滴滴女孩到人母》昆凌最想告訴女兒的話:跌倒了擦一擦就好,樂觀最重要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曾經,昆凌在月子中心看見隔壁媽媽擠出來的母乳足足有200ml,覺得自己產量不足好丟臉,照顧女兒的過程也不斷質疑自己,「有一次她瘋狂尖叫不停,我好崩潰,奶她也不要,尿布也換了,我真的不懂她要什麼,最後只好抱著她晃了一兩個小時,等她累了慢慢睡著。那一刻我會自責,是不是一般有sense的媽媽都懂,是不是我不夠懂,才讓她哭這麼久。」不過,當媽的總在不知不覺間變強,「我覺得我有變勇敢,以前很懼怕蜘蛛這類生物,會頭也不回逃離房間,但現在如果家裡只剩我跟她,看到蜘蛛快靠近我女兒,會不顧一切用紙把牠趕走!」

對於老公,昆凌最感動的是他無微不至的陪伴,「從每次產檢到剖腹生完那幾天,老公都一直在身邊,我覺得很貼心,剖腹完之後不太能翻身,上廁所也要扶,我常開玩笑說:你準備好當男看護了嗎?有些男生可能覺得帶小孩很累不願意做,但他不會。我希望未來Hathaway越來越懂事、需要我們在身邊的時候,我們可以一直陪伴著她,當然也希望她能遺傳到爸爸的音樂天分。」

美嬌娘不怕下廚房

昆凌外表乍看是甜美小女生,但千萬別誤會她是嬌滴滴的公主,好比拿做菜來說,她絕不是那種一遇油鍋就後退尖叫的俗仔。她的拿手料理除了南瓜盅,還有泰式檸檬魚、打拋豬,都是功夫菜。「我很喜歡煮菜,只有不喜歡洗碗而已。最拿手的是煎魚,還有爆炒,我很喜歡蔥薑蒜一丟下去『唰!』香氣竄上來那個瞬間,好香好過癮!我覺得要會煎會炒好像才有一些功力,用電鍋做菜是電鍋幫你煮的。」據說廚藝不錯的周董在家也會搶著當大廚,夫妻兩人沒事也會窩在廚房一起研發新菜色。

從嬌滴滴女孩到人母》昆凌最想告訴女兒的話:跌倒了擦一擦就好,樂觀最重要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小時候我媽媽做菜,我就在旁邊看,記得學的第一道是蛋炒飯,媽媽說要炒到粒粒分明,叫我幫她翻,這是我第一次試著做。」承襲了母親的手好藝,昆凌也期待將來能和女兒一起下廚,「可能先跟她一起烤蛋糕吧!或是先讓她學怎麼自製pizza,做好餅皮,讓她抹紅醬,加cheese,比較簡單又不會燙傷。我以前有個同學,竟然覺得蘋果是白色或黃色,因為他吃到的都是切好的,從來沒看過蘋果皮,以後Hathaway絕對不能養成這樣。」

就是要當動作女星

昆凌說話時偶爾會流露某種嬌憨的傻氣,但越相處你越會發現,她細緻的外表下其實骨子裡燃燒著獅子女熱愛挑戰的韌性。這種想要挑戰自我的心情,也反映在昆凌的演員之路上,她最想演女打仔,一心往動作女星之路邁進。去年她拍了電影《以父之名》,飾演一名女特務,「這次非常幸運能跟王學祈老師學習,從導演身上學到很多東西。老師很會講故事,會帶我入戲,讓我自然而然覺得我已經在這個故事裡了。」

從嬌滴滴女孩到人母》昆凌最想告訴女兒的話:跌倒了擦一擦就好,樂觀最重要
PHOTO / 昆凌Hannah Facebook

「戲中雖然只有一場打戲,我們武術指導還是教了我很多動作。那是半夜,氣溫零下很冷,我認真練了很久。結果要拍的時候,導演過來說,『她女生別給她這麼難,給她簡單幾個動作就好』。我說『我已經準備好了』,可是導演說『給你簡單一點就好』。我只好說『謝謝導演』。想說算了,也許用替身大家會不會比較早收工,如果我堅持自己來可能會拖到很晚。」昆凌總不忘輕聲對人說謝謝,體貼地替人著想,但那不代表她是沒想法的乖乖牌花瓶。總覺得她像隻還有點怯生生、沒自信放膽高吼的小獅子,因為幼小容易被輕忽,還沒察覺自己的無窮潛力。